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寵夫上癮:呆萌少爺易推倒

更新時間:2020-03-31 20:28:49

寵夫上癮:呆萌少爺易推倒 已完結

寵夫上癮:呆萌少爺易推倒

來源:微閱云 作者:忘川啞魚 分類:言情 主角:戰天行,花意涵

小說《寵夫上癮:呆萌少爺易推倒》,主角是戰天行花意涵,該小說出自網絡作家忘川啞魚所寫的一本原創網絡作品,非常好看非常有趣的一本言情小說;真是一部非常吸引人的小說,平凡中顯示出不凡的文學功底,對細節的刻畫非常的傳神,行文舒展自如,自然灑脫,值得推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殺人啦!”

接著,一片噪雜聲響起。

廂房中的幾人一聽,頓時一驚,除了花意涵,其他幾人都是朝堂上的人,出了這樣的事,肯定是要去看看的,不過,讓花意涵意外的是,出去查看的,只有祈朗。

世子爺和徐淳都坐在位置上,神態自若,仿佛根本沒受影響一般。

見花意涵伸著腦袋張望,徐淳好笑的說:“小涵,這種事沒有什么好奇的,死人也沒什么好看的。”

花意涵嘟著嘴,“也不知道是誰死了?”

“來這里的,左不過就那么些人,出了這樣的事兒,傾城坊估計要冷清一段兒時間了。”白瑾言淡淡的說。

徐淳點點頭,舉杯喝酒,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看著他們這反應,花意涵心中大大的驚詫了一番,這兩個人是不是太冷漠了點兒,怎么說也是一條人命,在他們眼中,怎么感覺就是阿貓阿狗啊?

不過,花意涵并沒有多問什么,她還要裝乖乖女呢。

很快,祈朗回來了。

他面色有點兒難看,回來拿著酒杯就先灌了一杯酒,然后一抹嘴巴,開口道:“死的是周御史的兒子。”

原本淡然的白瑾言和徐淳一聽,面色頓時就變了變。

花意涵見狀,這才明白,原來,他們的淡然只是針對不同的人的。

估計原先兩人以為死的人是傾城坊的人吧,畢竟來這里玩兒的客人,非富即貴,高興起來還好,不高興的時候,打死個把侍候的下人,估計也是有的,所以,剛才一聽說死人了,白瑾言和徐淳才不當一回事。

“兇殺呢,抓到了嗎?”白瑾言一下子問到了關鍵所在。

祈朗搖搖頭,“沒人看到兇手,周公子是被一把飛刀給暗殺的。”

花意涵聽了,心中疑惑,這可是天子腳下,大庭廣眾之下,朝廷命官的兒子被人暗殺……

這種行徑,是不是太囂張了?

“就是個紈绔子弟,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居然這樣被人殺了。”

“不一定是他得罪了人,也可能是他老子,周御史可是出了名的耿直。”

“這可是周御史的老來子,而且,周家就這么一個兒子,現在就這么被殺了,真不知道周老頭會怎么樣?”

聽著幾人的對話,花意涵心中嘆息,不用說,肯定是周御史在朝堂上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被人用這樣的方式報復。

“好了,不說這些了,這種事,自然有人來料理。”

“那現在我們怎么辦?”

“時間也不早了,就散了吧,估計啊,未來有一段時間看不到傾城姑娘的舞姿了。”徐淳頗為遺憾的說。

祈朗卻不干了,“時間還早呢,這么早回去干什么?”

“那你想怎么滴?”

“要不,換個地兒,接著喝。”祈朗終究愛玩兒,不愿意這么早回去。

花意涵心中一嘆,出了這樣的事,這三只居然還有心情繼續喝……

“小涵,人生啊,就該及時行樂,這世上,每天都有人生,有人死,所以,不要被一些不相關的事壞了自個兒心情。”也許是看著花意涵臉色不太好,徐淳忽然一副知心哥哥模樣。

花意涵倒是沒有想到徐淳目光這么犀利,她心中想什么,都被他看了去。

“就是,有些人就是那樣的命,誰也沒有辦法。”祈朗說著,走到花意涵面前,仔細的看著她,“還是,你在害怕?”

也不等花意涵回答什么,祈朗就拍拍她的肩膀,“放心,有三個哥哥在這兒呢,就算那兇手沒走,也不會傷害到你的。”

花意涵聽了,露出微笑,“知道了,誰敢在咱御前侍衛統領朗哥哥面前囂張啊。”

這話說得祈朗很開心,下意識的伸手在花意涵頭上拍了拍,“乖。”

花意涵再次笑笑,一副乖巧的模樣。

誰知,轉頭就看到門口居然站著一個高大的熟悉身影。

“天行哥哥。”花意涵大大的意外了,戰天行怎么會來這里?

戰天行一身正氣,一張正直英俊的臉繃得緊緊的,站在門口,目光灼灼的看著花意涵,頭上的那只手。

那一身氣勢和這里格格不入,顯得那么突兀,他是一柄刀,是一桿槍,他馳騁沙場,他萬夫莫敵……

這樣的戰天行,出現在鶯歌燕舞的地方,太,違和了。

被他死死盯著的花意涵,卻不知不覺間,通紅了臉。

“那不是天行嗎?怎么站在門口?”祁朗也發現他,上前將人拉了進來。

坐下之后,戰天行看著花意涵桌上的酒,眸色頓時沉了沉。

“天行還是第一次來這里吧,以前怎么拉你,你都不肯來,今天怎么自己跑過來了。”徐淳笑得跟狐貍一樣,“看來我們哥兒幾個的面子還不如小涵的面子大啊。”

聽徐淳這么一說,花意涵的臉更紅了,明亮到耀眼的眸子里氤氳出一片水霧,顯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

白瑾言和祁朗一聽,紛紛起哄,要罰戰天行,說要將以前拉他來,而他沒有來的那些酒全部補回來。

“要喝也換個地兒啊,這里現在是喝酒的地方嗎?”戰天行淡淡的說。

其他三人見狀,頓時哄笑,叫嚷著要換個地方能好好喝。

花意涵這才知道,戰天行和三人關系雖好,但是,基本不參加他們的夜生活,白天喝酒還行,晚上從來不和他們在外面晃蕩。

換地兒的時候,花意涵偷偷的拉拉戰天行的衣袖,“天行哥哥是專門來找我的么?”

“傾城坊出了那事兒,你怎么不讓祈朗他們送你回家?”戰天行無奈的看著花意涵,眼中沒有責備,只有關切。

花意涵這才知道,戰天行居然是聽說傾城坊出事兒,所以特意來接她的。

不過,既然是接她的,為什么還要跟著其他三只去喝酒?

面對她詢問的眼神兒,戰天行什么都沒有說。

換地兒之后,其他三只就開始摩拳擦掌,打算灌戰天行。

戰天行什么也沒有說,反而大手一揮,一瓶瓶酒送了上來。

花意涵看著堆成小山一般的酒瓶,嚇得臉都白了,這么多酒喝下去,人都會喝死的!

“你們不能這樣欺負天行哥哥。”花意涵下意識的維護戰天行。

而戰天行聽她這么說,剛才還繃得緊緊的臉,頓時柔和下來。

“小涵妹子這是厚此薄彼啊,這么維護你的天行哥哥。”徐淳笑得不懷好意。

“哪有,淳哥哥要是被人灌酒,小涵也維護你。”花意涵笑瞇瞇的說。

“誰灌誰還不一定呢。”戰天行卻豪氣萬丈的說。

花意涵一聽,頓時瞪大了雙眼。

其他三人見狀,連連叫好,于是,幾個男人很快開啟了拼酒模式。

花意涵坐在一邊,光是看著都覺得暈,趕緊吩咐人準備點兒吃的,免得光喝酒不吃東西傷了胃。

時間在一杯杯美酒中流逝,等幾人喝得差不多的時候,花意涵發現,天都已經要黑了,他們居然在歌舞坊盤桓了幾個時辰。

白瑾言還算好,保持著世子風范。

而徐淳卻已經變得放蕩不羈起來了,衣衫半解,露出白皙結識的%膛,一副勾人模樣,看的周圍侍候的丫頭面紅耳赤。

祁朗俊臉通紅,雙眼迷糊,跌跌撞撞的沖出去吐了起來,看起來最是狼狽。

而最后出現的戰天行,還坐的筆直,一張正直英俊的臉神色不動,和剛來的時候沒有兩樣,仿佛他面前小山一般的酒瓶都是被別人喝光的一般。

花意涵心中震驚,原來戰天行居然這么能喝。

最后,當徐淳也支持不住倒下的時候,這一天才算結束。

白瑾言是個細心的,安排人將祁朗和徐淳送回家,而戰天行則領著花意涵自個兒回府。

大街上,戰天行腰背挺直,身姿如劍,還親自扶花意涵上馬。

花意涵自己也喝了不少,好在,夜風一吹,倒是清醒了不少。

兩人一騎,慢慢的向侯爺府走去。

“以后少跟著祈朗亂逛知不知道,你是姑娘家。”走著走著,戰天行就忽然開口了。

花意涵一聽,回頭看他,眨巴著眼睛,一臉無辜,“可是,朗哥哥他們不是天行哥哥最好的朋友么?”

“是,他們是我的好朋友,但是,你畢竟是姑娘家,你看看今天傾城坊出的事兒,萬一你被牽連進去怎么辦?”

花意涵嘴角勾起,“嗯,我知道了,天行哥哥是關心我。”

一聽花意涵這么說,戰天行愕然,卻很快伸手在花意涵頭上揉了揉,“你知道就好。”

“謝謝天行哥哥。”花意涵順勢在戰天行掌心蹭了蹭,一臉愜意的模樣。

兩人共乘一起,花意涵幾乎是被戰天行抱在懷里的,她再這么一蹭,讓戰天行的心忽然就跳了一下。

懷里的人兒小小的,柔柔的,那么可愛,那么乖巧,讓人禁不住想要好好的疼愛……

這樣的小姑娘,她的家人怎么舍得欺負她呢?

“小涵,你父母……”

花意涵一聽戰天行忽然提到父母,面色一怔,不自在的低下了頭,心中有點兒忐忑。

戰天行現在對她這么好,要是知道她其實一直在欺騙他……

想到他以后知道真相會露出失望甚至是討厭的神情,花意涵心中就難受無比。

戰天行見她皺眉,露出難受的表情,還以為她是為家人的事難受,心中后悔,“是天行哥哥不好,不該提這事兒。”

花意涵趕緊搖頭,回頭,非常認真的看著戰天行,“天行哥哥,你能答應我一件事么?”

“嗯,你說。”

“你先答應我。”

戰天行看著她哀求的小眼神兒,心中一軟,“好,答應你,你說吧。”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寵文
  3.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