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諜報風云

更新時間:2019-11-05 16:30:14

諜報風云 已完結

諜報風云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馬文 分類:軍事 主角:馬悅君,曹如紅

主角叫馬悅君曹如紅的小說是《諜報風云》,本小說的作者是馬文所編寫的軍事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敵人的主要碉堡被炸,但駁船的鬼子還蒙在鼓里,繼續噴吐著黑煙,突突地向沙河碼頭進發。艙后的甲板上用攔桿支著一個弧形的棚子,里面放著兩張藤躺椅。兩個鬼子躺在上面,自由自在地聊天。望著飛速向后退去的民房和大樹,鬼子很得意,終于把貨平安運到目的的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沙河水,你是威烈如火的赤子,又像柔情似水的母親。裝得下柔波狂浪,也裝得下百舸千帆。但你卻容不得外人對你的欺凌和恥辱,你即將迎來一場腥風血雨、烈火硝煙。

月光下,河面上金光點點,水波盈盈。“嘟——”響亮的汽笛聲從遠方傳來。天即將黎明,河里飄揚著各色的船只清晰可見。淡綠色的客輪,灰色的貨輪,深褐色的駁船……一艘艘排列在河兩岸,碼頭上的吊車的巨臂旋轉著卸貨、裝貨。馬達聲、汽笛聲、號子聲此起彼伏。一艘駁船拖著幾艘木船,滿載武器向沙市駛來。浪花在它身后不住翻騰著。整個船隊好像承受不住它的重量,在低嘆著、顛簸著,尾舵左右搖擺,嘭然發響。拖船的煙囪向外噴著濃煙。

河心的航標燈一明一暗地閃爍著,幾道強烈的探照燈從岸邊的碉堡頂上射向河面,劃破濃黑的夜空。

悄悄潛伏在蘆葦叢的游擊隊員兩眼緊盯著河面。游擊隊選擇的河岸的蘆葦叢是一個制高點,視野寬闊,便于隱蔽。而且大家對這一帶地形地貌提前爛熟于%。沙河兩岸雖山高谷深,峭壁夾峙,河水從峽谷中奔涌而出,一路浩浩蕩蕩,但到了老虎圈轉彎處,水流卻變得瀲滟平緩,一路潺潺。之所以叫老虎圈,因為人們常說:“決了老虎圈,淹了九洲十八縣。”老虎圈可是吃人的地方。附近的鄉的民房依山傍河而建,錯落有致,綠樹掩映,進能出,退能跑。是打游擊的好地方。

鬼子在河的轉彎處的高地建了一個碉堡,尤如在咽喉上打了一堵墻,從這里過的每艘船都看的一清二楚。碉堡上的捷克式機槍的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河面。

紅日初升,薄霧浸晨。從村里走出兩個村民肩挑擔子,一個身強力壯,長著滿臉鋼針般的大胡子;一個穿著一身蘭服裝,長得眉情目秀,皮膚好似姑娘似的小伙子,他們按以前的老規矩,每天定時給碉堡送鮮菜和鮮魚。只不過今天換了兩個人,在人們看來,這也很正常。

幾十個鬼子正在出操。他們向鬼子招招手,算是打了個招呼。

鬼子已習以為常,走出來一個炊事兵領著他們沿著人工開鑿的陡峭臺階向碉堡走去。

突然,守衛碉堡的中年鬼子用槍一指,橫身攔住他們,指著炊事兵后面的村民說:“什么的干活?”

炊事兵不耐煩地說:“沒看見嗎?送菜的。”

哨兵懷疑地對炊事兵說:“這兩個人怎么不是以前的人?”

炊事兵滿不在乎地說:“過去不也換過人嗎?你不是也沒問嗎?”

哨兵說:“今天的不行,上面說了,今天有重要船只路過,誰的,也不許上去。”

炊事兵說:“你還吃不吃飯,少羅嗦,叫他們過去。”

兩個村民顫顫巍巍地挑著擔子剛走過鬼子身旁,突然扔下挑子,大胡子猛一轉身勒住哨兵脖子,一使勁,鬼子倒下。炊事兵一看不好,拔腿想跑,但被那個英俊小伙子當頭一扁擔打倒在地,他們拔出刀,一人又補了一刀。

電光火石的功夫,二人一溜煙竄進碉堡。大胡子順著梯子上了碉堡頂層,站在碉堡上的鬼子還在懵懵懂懂地伸懶腰,他想:“真倒霉,今天偏偏自己值班。”

突然看見一個人上來,趁他正迷瞪,來了個“抱腿搬山倒”,把他掀下碉堡。

英俊小伙子在碉堡下層,把外面的菜簍搬進碉堡,然后一腳踢住鋼門,封閉住碉堡。

出操的鬼子發現有情況,迅速地向碉堡跑來。碉堡上的機槍開始怒吼,一排跑在前面的鬼子紛紛倒下。鬼子又退回去,各找掩體對碉堡射擊。但哪抵的上機槍的火力,鬼子被打得不敢抬頭。

英俊小伙子取出菜簍的炸藥包,把它放在下層的臺階上,接好引信。然后喊:“接好了,小張飛,快下來!”。

小張飛邊跑出碉堡邊用機槍向鬼子掃射,英俊小伙子則拔出腰間的兩把盒子槍,對鬼子點射,幾乎彈無虛發。嚇得鬼子匍匐在地,小心翼翼地向上沖鋒,因為他們害怕那挺捷克機槍瘋狂掃射和準確的手槍點射。二人利用鬼子的猶豫,很快繞到碉堡后面,到了離碉堡一百多米的草叢里停下看著鬼子的行動。機槍突然停下,鬼子以為沒有了子彈,就大膽地一窩蜂地沖上來。

二人一看鬼子已上來,點著了導火索。鬼子繼續向上沖,以為打不死這兩個人,也會抓活的。誰知轟地一聲響,碉堡炸開了,鋼筋石塊從天而降。鬼子幾乎全被炸成了肉醬。有幾個僥幸逃脫的鬼子也受了傷,躺在地下低嘆。活著的鬼子全都震成了聾子。

爆炸聲驚動了沙市的鬼子,大批日偽軍被調集起來,向沙河進發。但走到半路,遇到阻擊部隊,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大批武器的搬運需要很多腳力。鬼子事先調集了幾百名苦力。但是他們哪里知道,苦力都是游擊隊安排好的。

運武器的大船到碼頭后,要先卸到小木船上,然后運到岸邊裝上汽車。所以鬼子征調了一百艘小木船,也是游擊隊安排好的。雖然這次行動日本人不相信中國人,承包給了日本東亞商行。但商行日本人只有十幾個,雇的愿意為它賣力的中國人不過二十幾人。這些人都不是下苦力的人。因此他們雇了大批中國勞工,為了保密,他們只說要搬運一批貨,沒說是什么東西。但紙里豈能保得住火,通過內線,地下黨早知是運軍火。所以偷偷地找了大批自己人進入腳力行,神不知鬼不覺掌握了敵人的命脈。

敵人的主要碉堡被炸,但駁船的鬼子還蒙在鼓里,繼續噴吐著黑煙,突突地向沙河碼頭進發。艙后的甲板上用攔桿支著一個弧形的棚子,里面放著兩張藤躺椅。兩個鬼子躺在上面,自由自在地聊天。望著飛速向后退去的民房和大樹,鬼子很得意,終于把貨平安運到目的的了。

駁船拐個彎,進入老虎圈,鬼子想,老虎圈有他們的碉堡和探照燈。

但事與愿違。除了河中間的航標燈還在一閃一閃。沒有探照燈的強烈光柱。突然從黑暗處飛快地駛出許多小船,小船像離開水面的魚向駁船靠近,尤如織布穿梭一樣無聲無息。只聽見咕呀咕呀的撥漿聲。

駁船突然停止前進,鬼子跳起來,向駕駛艙走去。他們以為發動機出了問題。

機艙里,一個膀大腰圓、紅臉膛的工人裝著要填煤,趁站在一旁監督他的鬼子不注意,用鏟子狠狠地砸向他,鬼子不聲不響地倒下。

他和那個掌舵的女扮男裝的王丹鳳一起拔出腰間的手槍,向正跑過來的鬼子開槍,鬼子莫名其妙地倒下。

后面每個船上的游擊隊員都拔出槍,迅速解決了船上的鬼子。

小木船上的人都跳上大木船,浩浩蕩蕩,有條不紊,眨眼功夫把船上的武器搬運一空。

他們喊道:“神槍手!賽云長!快撤!”二人跳上小木船。只見小船像箭一般,飛快地消失。

鬼子好不容易沖到河邊,但為時已晚,拖船上空空如也。氣得山本歇斯底里地大叫:“追,追!追到天邊也要追到!”

鬼子沿著河堤向深山老林追去,但找到小船時,船上什么也沒有了。他們又向岸邊的村莊追去。他們想,游擊隊一定是把武器藏到村里了。于是在高家莊翻了個底朝天,鬧得雞飛狗叫,結果什么也沒找到。鬼子惱羞成怒,把全村人集中到一起,逼著他們說出游擊隊的去向和武器藏到了什么地方,并架起了機槍,威脅說:“不說,死啦死啦的!”

但村民沒有一個人吭聲。

山本用手一指說:“老頭子,你的出來,快說!”

從人群里走出的瘦小的老頭,昂著頭說:“不知道!什么游擊隊,沒見過。”

山本拔出東洋刀威脅說:“不說,殺了你。”

老人干脆閉嘴不說話,氣得山本火冒三丈,舉起東洋刀向老人劈去,老人肩膀被劈開,鮮血噴涌而出,老人硬挺著向山本撲去,但身不由己地倒在地下。

人群發出了怒吼:“畜生!你們還是人嗎?”但山本更加窮兇極惡,他舉起刀說:“機槍預備,我說到三,再不說,就開槍。一、二——”

話沒落地,一個小姑娘站出來說:“慢,我知道,我帶你們去。”

人們一看是小玲子,以為她真要為鬼子帶路,人群一片罵聲。

山本笑道:“好,你的,良民。看在你的面子上,饒了他們。你的,前面帶路。”

小鈴子帶著鬼子向山南走去。人們知道武器藏在山北,知道她是在騙鬼子,于是長長地出了口氣,但又為小玲子捏了把汗,她在搞什么名堂?這可開不得玩笑,弄不好會把小命搭上。

人們知道,小玲子不是第一次戲弄鬼子。那是鬼子一次掃蕩中,駐在村東一座破廟里。半夜她偷偷地藏到附近,等夜深人靜時,走到廟窗口,把一個布袋從窗口伸進屋里,打開布袋口,一群馬蜂飛進屋里,把鬼子蟄得哭爹叫娘。光著#亂跑亂竄。而她早已悄悄地跑了。鬼子還以為廟里有馬蜂窩,再也不敢住在那里。

還有一次,鬼子得知高家莊的高大爺會釘馬掌,就命令高大爺給他們的戰馬釘掌。高大爺無法拒絕,很不情愿地給鬼子干活。小玲子聽說了,跑去對高大爺耳語了一陣,高大爺高興地點點頭。

于是她幫助高大爺磨削皮子彎刀、然后高大爺開始割皮、升火、燒釘,兩人忙活了半天,馬掌釘好了。

鬼子高高興興地牽走了。過了幾天,在一次追擊游擊隊時,馬跑了沒幾天,疾追猛打、登山踏雪,馬失前蹄,把鬼子甩下馬,摔得頭破血流,游擊隊趁機向他們**,把鬼子消滅了。

鬼子怎么也沒想到,高大爺他們用的是卷鉤釘掌,外觀看不出來,跑一兩天沒問題,但時間一長,釘子會刺穿馬蹄,馬受不了,就會栽倒。這個點子也是小鈴子想的。

今天她打算再戲弄鬼子一次,她帶領鬼子翻山越嶺,來到一個石洞口。小玲子用手一指說:“武器和人都藏在里面。”山本探頭探腦地向里看了看說:“你的,帶路!”

洞.里很大,有著奇形怪狀的鐘乳石,石筍、石柱、石筆、石簾,比比皆是,不小心就會碰著頭。頭上還滴滴答答地滴著水,腳下但聞水聲,不見水流。時而撲撲蔌蔌飛出幾只蝙蝠。鬼子越走越懷疑,走了很深,什么也沒有。山本大叫:“小姑娘,你的,說慌的是?”

但沒人應。鬼子定睛一看,小姑娘沒了影。鬼子頓時慌了起來。原來這里是有名的迷人洞。進去洞中有洞,小玲子過去經常來玩,對里面很熟悉。所以走著走著趁鬼子只顧招乎頭上怕碰著的一剎那,鉆進其它洞.里跑了。

鬼子在洞.里摸來摸去,好不容易才摸出洞外,但還是有幾個鬼子摸迷了,再也走不出來。

全國解放后,人們旅游時,在洞.里發現了幾堆骨頭,據知戀人說是日本鬼子的尸骨,但也有人說那是野獸的骨頭,不過誰也沒閑功夫去考究。日本人死在這里也可能是他的僥幸,或許幾十萬年后,還有人類的話,會把它當成遠古人類的遺骨去研究,但會當成中國人的遺骨,日本人不可能死在中國的山洞.里,日本的考古學家會不會為此遺憾?

山本從洞.里出來,又走進一個迷人澗,這里溝壑縱橫,澗中套澗,又使他們迷失了方向。山本摸出澗口,天已經快黑`了,只好收兵返回。

第二天,山本還不死心,又派出幾個小分隊,把周圍的山洞搜了個遍。可是一無所獲。

山本派出去的一支憲兵隊搜的特別細,二百人的隊伍手持青一色的德國造二十響沖鋒槍,向迷人澗摸去,他們逐個山洞查看。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他們就進去細細地搜查。突然他們受到一陣猛烈地射擊,幾個鬼子被打倒在地。但憲兵隊馬上藏到有巖石樹木遮掩的地方,用沖鋒槍猛烈還擊。他們雖不善于山地作戰,但憑著射程雖近,但火力兇猛的沖鋒槍很快壓住對方火力。他們也不敢過于逼近,只要趕跑對方就行。他們還要繼續搜查。帶隊的鬼子少佐想:“為什么我們在這里受到阻擊,肯定附近有他們的秘密。我要更細致地查一查。”

果然,他們在一堆草叢里,發現一個小洞口,有人的腳印和擦痕,進去一看,豁然開朗,洞.里簡直是個人工開鑿的大廳,非常寬敞。少佐一擺手,叫進去二十多個鬼子,向深處走去。又拐了一個彎,看見里面整整齊齊擺放著被游擊隊拿走的各種武器和彈藥。

少佐大笑說:“亞西!游擊隊,狡猾狡猾的,藏到這么隱蔽的地方。”他拿出手提發報機,準備叫沙市的日軍派汽車拉走。

山頂上,急壞了保衛山洞的李大漢和紅娘,這個外號小張飛的,還從來沒有害怕過。可是現在他害怕了,要知道,洞.里放著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搞來的武器。他和隊員們急得直搓手。

他們臥在草叢里看著敵人的一舉一動,心里想:“硬拼,肯定不行,我們只有十幾個人,武器也沒敵人強大,怎么辦呢?”

但紅娘很冷靜,她看到石洞的上方的大樹后有一塊巨石,巍然挺立,雖然看著搖搖欲墜,但巨石在上面已有不知多少萬年了,還長著不少草和樹,說明它的根基很牢固。

她突然靈機一動,想了一個點子,叫隊員們把手榴彈集中在一起,然后捆起來,她親自順著山梁爬下去,把手榴彈塞到巨石的石縫里,猛地拉下手榴彈的拉環,縱身跳下山崖。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巨石被炸飛。甚至連大樹也轟然倒下去。把山洞口堵得嚴實合縫。

洞外的鬼子被飛石打得東倒西歪,喊爹叫娘。洞內的二十多名鬼子被活活埋在洞.里。洞.里的少佐正洋洋得意的發報,突然一聲巨響,洞.里剎時變黑。少佐大叫一聲:“不好!洞口塌了!”

他們還以為是自然崩塌。二十多個鬼子慌慌張張向洞口跑去,但巨大的石塊把洞堵嚴嚴的,沒有推土機,別想出去。他們想:“這下完了。”這時他們才后悔不該到異鄉國土。要不然和爹媽妻兒團聚快樂多好啊,上上大街,逛逛公園,多幸福呀。偏偏來到這個鬼地方送了命,太不化算了,但現在后悔也晚了。

當然,待后來,鬼子調來推土機,費了很大功夫,挖開洞口,里面堆疊著二十多具開始腐爛的尸體。

在這之前,游擊隊已通過另一個和此洞相連的洞口把武器運走。當時被埋的鬼子由于不熟悉地形,只想從原洞口出去,所以喪了命。

為此,山本被撤了職,不得不刨腹自殺。沙市又來了巖本少將代替山本。這個干瘦的鬼子比山本更狡猾。山本非常殘酷,殺人無數。這家伙表面上和顏悅色,大講中日和善、黃道樂土,骨子里想把中國吞并。

這次戰斗的勝利,使大家欣喜若狂。聯歡會上,大家風紀扣扣的嚴嚴的,綁腿打得整整齊齊,男女一對對翩翩起舞,有的舞步雖然不怎么樣,老踩女同志的腳面,但也沒人埋怨。劉司令用洞簫吹起《滿江紅》和《春江花月夜》;蝙蝠俠用手風琴彈起了《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高隊長用二胡拉起了《瀏陽河》和《信天游》;白臉眼鏡左海濤穿著一身洗得有點灰白戎裝,表演了一段水兵舞,蔓步舒臂,旋轉騰越,鞋子踢得塵土飛揚,大家紛紛鼓掌。左海濤還拿出從日軍繳獲的德國造萊卡相機給大家留了影。

突然,有兩個村民氣喘吁吁地跑上山,要見高隊長,說有要事匯報。

猜你喜歡

  1. 戰爭小說
  2. 特工小說
  3. 勵志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