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重生之毒妃傾城

更新時間:2020-03-31 16:41:22

重生之毒妃傾城 連載中

重生之毒妃傾城

來源:微閱云 作者:云墨微染 分類:重生 主角:秦連霜,北云依

主角叫秦連霜的小說是《重生之毒妃傾城》,是作者云墨微染最新寫的一本重生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簡介:北云依原本是個聰明靈巧的姑娘,卻在十三歲那年意外跌落懸崖成了癡傻兒。殘忍、暴戾的晉王卻點名將她納為了云夫人。所有的人都以為她只是晉王的一個玩物,活不過半年,然而一個月后晉王卻是一改往日的性子,竟將她這個癡傻兒寵上了天。她成了全望京城最羨慕的女人然這一切都在她懷胎十月,即將臨盆的時候結束。原來這一切都不過是晉王為了用她孩子的胎盤治療他心愛女人的不孕之癥,而精心設計的一場陰謀而已。當時光倒退兩年,回到她出嫁的那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十三歲生日那天,我對你說過。我不要這天下,不要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我只要你!只要你在一日,我便會在你身邊守一日!”離末黑如黑曜石般澄亮深邃的眸子緊鎖住楚念煙那張絕艷卻滿是病態的面容,那一句猶如削金斷鐵般擲地有聲!

  一滴滾.燙的淚水便從楚念煙的眸中滴落而出,落在她蓋在身前繡有花好月圓的錦被上,立時便如一朵兒青蓮融化在如火的火焰中。

  “你忘了我吧,母后和太子都待我極好。我們已經不可能了,你明白嗎?你這樣守著我又有什么用?”楚念煙的聲音透著一抹無力的沙啞。

  “他若是真心為你好,當初他就不應該將你迎娶回東皇國,你也不會久病纏身!”離末月夜寒江的黑眸中是一片駭人的幽深,緊抿的薄唇分明劃過一抹寒冽的弧度。

  楚念煙卻是微微一笑,是那般的溫婉嫻靜,眸光卻望向了那束忽明忽暗的燈火:“你知道當初太子對我說了什么?太子說,他不愿我這樣期期艾艾、小心翼翼像個異類一樣的活著。他想給我一場冠蓋京華的婚禮,被他放在手心上疼著,細心的呵護著,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哪怕只有幾天、幾個月,他只希望我能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回憶里都充滿著美好,不想我枉來這一世走一遭,最后剩下的只有無奈和心酸。”

  “他做到了,從沒讓我受過半點委屈,每日忙完朝政之事,便陪著我聽風賞雪,下棋、吟詩。知曉我身體不好,不敢讓我為他生下孩子,卻又不想我服用那種藥,所以他都竭盡的克制自己,一年了,他碰我的次數屈指可數,然而對于旁人送來的那些美妾卻是看都不看一眼,便又重新送了回去。”

  楚念煙有些艱難的說完這些,唇角的笑意卻越發的柔和起來:“這么多年,你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珍惜我,不敢輕易觸碰我,可是你越是這樣,我越是覺得自己是女人中的一個異類,心里難受不已。可是只有太子將我當成了一個普通的女人,給了我一直想要的!”

  離末的手指狠狠的攥緊,沒過多久,手指的骨節便被捏得發白。

 那雙濃稠如墨的深眸,只一沉在沉,似乎是要沉到谷底般。

  “念煙,這是你的真心話?”矗立在chuang榻前那抹挺拔的身姿陡然間好似被什么擊垮了一般,竟漫上一抹疲倦和凄涼。

  離末那清亮的嗓音竟帶著那么一絲顫意,好似有什么東西將他這些多年來的堅持和等待一夕間捏得粉碎!

  “上天能夠讓我活得這么久,我真的很知足了。現在我只想在余下的時光里過得開心些。”楚念煙收回清美如水的眸光隨后緩緩的落到離末那張半隱在陰影中的臉上,虛弱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和請求:“你以后不要再來了,我不想對不起太子,也不想你難受。”

  “忘了我吧……”伴隨著這一道輕渺、虛無的聲音,一滴滾.燙的淚水再次從她臉頰劃過。

  如玉的雙手緊緊的捏著錦被的被角,極力的忍著那喉中的哭腔。

  緊閉的紅漆木門被輕聲推開,一道熟悉的腳步聲朝這邊走來,搖紅的燭影微微晃動,站在chuang榻前的身影早已變成了一身蟒袍的太子秦連軒。

  他五官深邃,眉眼溫煦,看到坐在chuang榻上的念煙,溫聲道:“藥吃了嗎?”

  楚念煙早已經將臉上的淚水擦凈,乖巧的點了點頭:“剛吃完,正等你回來!”

  臉上是一片溫婉的笑意,然而心里卻是痛到極點。

  即便她沒有被太子選中,她和他也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未來的妻子必須要從東皇國中挑選!

 太子對她再好,卻也終究抵不過他們在一起的十年,她只是不想在耽誤他了而已。

  晉王府

  “夫人,夫人這邊,這邊……”秦連霜一走進柳苑,便傳來一陣嬉鬧聲。

  只見三個梳著圓鬢的丫鬟正與一身著淺綠色撒花裙的女子嬉鬧著。

  北云依眼睛上蒙著一條白色的絹布,伸出一雙纖纖玉手不住的在空氣中摸索著。

  猶如櫻花瓣優美的唇角漾著一抹天真無邪的笑意,在明媚的陽光下分外的純美、干凈。

  “自從夫人的身體好轉之后,也不在以前一樣總是待在屋里了,就像個孩子一樣纏著丫鬟們嬉鬧!”小溪子在秦連霜的身旁欣慰的說著。

  秦連霜只意味深長的勾了勾唇角,便掀開衣袍,朝花園中走去。

  “夫人……快來抓奴婢啊……”綠云眸光一轉便驟然看到身姿孤傲的晉王朝這邊走來,立刻面色一頓,剛準備行禮。

  小溪子便揮了揮手,讓丫鬟們走到一邊。

  “你們在哪兒?”蒙著眼睛的北云依什么都不知道,只朝著綠云方才的方向走去。

  當碰到一個衣角后,便立刻開心的叫道:“抓到你了……”隨后便將臉上的絹布拿了下來。

  只見秦連霜勾勒著一抹淡笑的弧度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她眼前,俊美如斯的臉上滿是溫暖的神色,就像是初春射出來的第一縷陽光般。

  北云依略微怔忪,薄如蟬翼的睫羽輕顫了幾下,便要收回自己的手,卻反被秦連霜的大手扣住。

  “你不是抓住本王了嗎?那這回輪到本王蒙上眼睛抓你可好?”皓如凝脂的手腕被他覆有薄繭的大手抓在手中,往日的殘佞和暴虐在這一刻早已消失不見。

  自從三日前他從蓮花池中將她救上來,又在她生病期間噓寒問暖,她便也沒有之前那般抵觸他了,但是卻對他多多少少還有著幾分懼意。

  北云依垂下眸,尖細的下顎便也就此隱藏在繡著一朵梅花的衣襟中,搖了搖頭,便要從秦連霜的掌心中抽出自己的手。

  秦連霜也沒有為難北云依,一松開手,便見北云依不由的朝后退了幾步。

  他很有耐心的彎下腰,對著北云依再次溫聲道:“你不愿和本王玩,那便不玩,本王都依著你!今日的藥吃了嗎?”

  北云依依舊低垂著眉眼,兩只手揪住衣服的一角,沖著秦連霜點了點頭。

  “那便好,明日本王帶你回一趟北府可好?”北云依的緊張和不安盡數落入到秦連霜的眼中。

  一聽回北府,北云依便立刻抬起眸,那雙清洌洌的水眸便映射入那雙狹長的丹鳳眼中,猶如輕云出岫般柔軟,用力的點了點頭。

  秦連霜淡淡一笑:“那你若是讓本王抱一下的話,本王忙完公務,今晚便帶你回去!”

  北云依再次朝后退了幾步,沖著秦連霜搖著頭。

  “別怕,只是讓本王抱一下,抱一下就好。”秦連霜循循善誘著。

  但是北云依依舊搖著頭,顯得很不愿意。

  秦連霜直起了腰身,唇角溫和的笑意依舊在,但是卻沒有多少溫度:“好,本王不為難你,等明日下完朝本王便陪你回北府!”

  “夫人,你看王爺對你多好啊,什么事都依著你,你發高燒的那天晚上,王爺可是一直都守著chuang旁,一夜都沒有合眼,下完早朝之后便又繼續守在夫人身旁,一直到夫人醒!”綠云見秦連霜走后,便立刻走上前耐心的勸說著。

  其他的兩個丫鬟也點頭附和著:“是啊夫人,王爺待你這么好,你就讓王爺抱一下又如何呢?”

  北云依低垂著的眸色劃過一抹冷笑,他一直都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從未走過心!

  怎么可能會真的在她chuang邊守了一夜!

 而且這是她和離末約定的第三天了,等到她拿到她要的東西之后,她就知道如何去對付秦連霜了。

  外面的打更聲打過三下之后,北云依便披上衣服,躡手躡腳的從柳苑中走了出來,連燈籠都不敢打,借著稀疏的月色來到了蓮花池。

  待她走進,便見到一抹高挑的身影坐在涼亭的屋檐上對著月色喝著酒,被月色籠罩的身影倒是多了幾分寂寥和悲涼。

  “啪”不等她開口,一封書信便扔到了她的面前,這封書信很厚,顯然離末將秦連霜的過去調查的十分詳細。

  “謝謝!”北云依抬起頭對著坐在涼亭屋檐上的離末道了聲謝。

  然而坐在涼亭上的男子依舊沒有什么反應,拿著手中的酒壺大口大口的喝著,顯得不愿被她打擾。

  北云依轉身欲走,可是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是王爺身邊的暗衛,你若是喝醉了,王爺不會罰你嗎?”

  “與你何干?”離末冷聲道,透露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隨后便仰起頭,將壺中僅剩的酒灌入嘴中,辛辣的酒順著喉嚨流淌入胃部,隨后不斷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讓他得到片刻的慰藉。

  北云依將手中的信封收好,隨后便轉身就走,那抹纖細柔曼的身姿籠罩在夜色中,看似柔弱,卻透露著一股韌勁。

  直到這個時候離末才轉過眸朝這抹身影望去,染上醉意的眸光微瞇了一下,滿是冰冷的意味。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古代重生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