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豪門夫人有點甜

更新時間:2020-04-01 09:00:50

豪門夫人有點甜 已完結

豪門夫人有點甜

來源:掌中云 作者:清若花溪 分類:都市 主角:樓司塵,許清歡

主角為樓司塵許清歡的小說叫《豪門夫人有點甜》,小說講述了“這只狗,真的是夠了,竟然連你也來欺負我,對我吼也就算了,居然還對我的行李箱……”她看著被狗的尿弄臟的行李箱,氣不打一處來,“你給我走開!”徐興歡滿腹委屈,對著流浪狗吼到,...……。本站為大家提供最新豪門夫人有點甜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許清歡走在太陽下,第一次覺得陽光如此刺眼。

原本以為,雖然遭到林子軒的背叛,失去了依戀三年的愛人和家,但至少還有一份工作可以維持自己的生活。但沒想到竟然會因為和蘇白吵架的事情被女老板解雇了。許清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

她拎著行李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家也回不去,工作也沒了,突然覺得自己像一個孤魂野鬼,游蕩在人世間。

打開手機,是該上網好好看看那些視屏了。她事先不是沒有想到會被網絡黑子噴,但她實在無法接受看到在那個自己和蘇白、林子軒吵架的視頻下面的評論清一色全是謾罵她的評論,“勾癮”、“biao子”、“小三”,竟然沒有一個人替她說話。

她心里苦笑,明明自己才是被欺騙的、被背叛的那一個,自己才是最無辜,為什么到頭來所有臟水都是潑在她的身上。

果然,人們只看得到表象的東西。

林子軒的背叛,女老板的解雇,讓許清歡的心理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她終于忍不住,蹲在街角哭了起來。

“汪!汪!汪汪汪!”一只流浪狗,用它沙啞的聲音朝著許清歡叫囂道,似乎是在告訴她,“你霸了我的地盤了”。

許清歡無奈,竟然連一條狗都來欺負自己,哎。

她站起身來,抹干眼淚,準備離開。與其在這里傷感,倒不如為今天晚上自己的住處好好著想一下。朋友家里肯定是不可能去依靠的的。如今去,指不定被嘲笑成什么樣子呢?

她看了一眼剛剛朝自己叫囂的流浪狗,竟然大搖大擺,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走到許清歡的行李處,竟然還朝著許清歡的行李箱撒了一泡尿。

“這只狗,真的是夠了,竟然連你也來欺負我,對我吼也就算了,居然還對我的行李箱……”她看著被狗的尿弄臟的行李箱,氣不打一處來,“你給我走開!”徐興歡滿腹委屈,對著流浪狗吼到,

流浪狗大概是感受到她心里的無奈與苦楚,安慰似的沖著她搖了搖尾巴。

許清歡看著搖尾巴示好的流浪狗,原來不過是個“紙老虎”。

“你看,連你都知道我心里難過,會對我搖搖尾巴安慰我,偏偏林子軒那個臭男人,到頭來竟然對我不聞不問。”,她蹲**身來,順了順流浪狗身上臟兮兮的毛。

流浪狗感受到了許清歡的善意,頭偏向許清歡的褲腳蹭了蹭。

湊近流浪狗,許清歡這才居然發現,原來這只有沙啞聲音的流浪狗是一只蒼老的金毛犬。雖然它金黃的毛發已經被污垢掩蓋的分辨不清,但它的眼神里還有幾分金毛犬所特有的友善和聰慧。

“大概你也是被拋棄的吧。”許清歡摸著金毛犬的皮毛說到,言語間頗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

“既然咱們倆都是被拋棄的,倒不如我倆相依為命吧。”許清歡詢問似的看著金毛犬。

“汪!汪!汪!”金毛犬大概是聽懂了許清歡的詢問,同意似的回應道。

“那你幫我看好這個行李箱,我去給你買一些吃的。”許清歡放心的將行李箱放在了金毛犬的身邊,轉身走向超市的方向。

金毛犬沒有跟著許清歡,而是乖巧地坐在行李箱的旁邊,看護著許清歡的行李箱。

許清歡走到最近的商店買了一些狗糧和自己吃的東西。

“好啦,你快吃吧。”許清歡將狗糧撒在了金毛犬的面前,笑著著金毛犬說道。

金毛犬朝著許清歡溫馴的叫了一聲,低頭吃起了狗糧。

許清歡也撕開面包,一起吃了起來。

“既然從今天開始,你就要跟著我了,那我就給你起一個名字吧。”,起什么名字好呢,許清歡思索著。

“哦,我想起來了,不如就給你起一個名字——雙子吧,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指我和你。就當是為了紀念我們在沒有遇到彼此之前是孤單一個人,而遇到彼此之后就成了伙伴,有了一個依靠吧。”許清歡開心的摸著雙子的頭說道

雙子搖了搖尾巴,興奮的圍著許清歡轉,很開心的樣子。

雙子和許清歡吃過東西之后,一人一狗,在街上游蕩。天色漸漸黑了,夜晚也悄悄地到來了。一時找不到去處,但又不想一整夜和雙子晃蕩街頭,眼前之急,只能去找一個小旅館暫住一晚,順便也可以幫雙子洗洗澡。

到了旅館之后,旅館的老板最開始是不讓雙子進入旅館的,但最后在許清歡的堅持下,雙子還是和她一起住了旅館。

許清歡進到的房間,把行李放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放了熱水,準備幫雙子洗澡。

幫雙子洗過澡之后,許清歡才發現,雙子其實很是一只很漂亮的金毛。

第二天許清歡知道自己必須先去找一個工作,不然她很難生存下來的。

當初自己最喜歡的就是珠寶設計,學的也是珠寶設計,之前的工作也是珠寶設計,如今找工作也只能暫時先往珠寶設計方面考慮。可偏偏,投過好幾張簡歷,都無功而返。晚上的時候,只能又去找一個便宜的小旅館應付了一夜。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天,許清歡突然明白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能每天晚上只是租住小旅館,一來,快沒錢了,二來,也不太安全方便,自己必須得先找一個住的地方安定下來。

于是她牽著雙子開始找住的地方。

找了好幾個地方,要不就是租金太貴,要不就是離市區太遠。許清歡決定去網上看看。于是坐在公園的石凳上開始在網站上一家一家的對比,在沒錢的情況下,只能找找哪個旅館更實惠。

而另一邊的樓司塵,他到了日本澀谷,動用了他在日本最大的人際圈依舊沒有找到許南湘。他懷疑是許清歡騙了他,又回到最開始遇見許清歡的地方,準備在向她詢問許南湘的下落。

卻沒想到一下飛機,就看到許清歡提著行李箱,拉著一只狗坐在公園的石凳上。

他看著許清歡皺眉,在日本時他就無意間看到了網絡上那些關于許清歡的視屏,沒有想到,她的如今的處境竟然如此艱難。

“boss,那是許二小姐。”羅飛指著許清歡對樓司塵說道。

樓司塵沒有做聲,只是看著許清歡,似乎在等她自己發現他們。

羅飛從樓司塵的眼神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可偏偏許清歡看得實在專心致志,一直看不到對面站著的人。樓司塵的表情里突然有一些不耐煩,羅飛會意,開口向許清歡打招呼。

“許二小姐,你怎么在這里。”,羅飛對著許清歡招了招手。

許清歡聽見有人叫自己,抬頭,卻看到了樓司塵和羅飛。樓司塵的神情里居然有些沮喪,大概是沒有成功找到許南湘吧。

“真是陰魂不散!怎么又來到這里了!”許清歡說著,臉上露出了不悅的神情。雙子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不開心,沖著樓司塵和羅飛叫到,似乎是想替許清歡出氣。

“許二小姐,沒有想到,才幾日不見,你竟然淪落到和一只狗留宿街頭。”樓司塵不屑的譏諷道

“我露不露宿街頭,關你什么事情。”許清歡白了樓司塵一眼。

“本來是不關我什么事,可是許二小姐告訴我你姐姐許南湘的消息,怕是胡亂謅的吧,我在澀谷找了三天都沒有看到南湘的影子。我說過,你要是敢騙我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慘的。”樓司塵瞇著眼睛對許清歡說道。

“你才找了三天,找不到就來怪我欺騙了你。只怕是你派去找的人能力不夠吧。”許清歡冷漠地說道

“少廢話!你現在必須跟我走,直到我找到南湘為止。”,樓司塵不容置喙的對著許清歡說。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霸道無理?!”,許清歡憤怒的指著樓思成說。

雙子也掙脫著狗繩,想要撲到樓司塵的身上。

“許二小姐,請拉好你的狗,小心別讓他咬到我們boss。”,羅飛看雙子幾乎快撲到了樓司塵的身上,擔憂自家boss的安全,緊張地說到。

“哼!”,許清歡冷哼著拉過雙子。

“許二小姐,別以為你有狗,它就可以保護你嗎?你要不主動跟我走,要不,我們把狗打昏,順便把你也打昏,人和狗一起捆走。”,樓司塵威脅道。

許清歡聽到樓司塵的話,心里一驚。她知道樓司塵既然會這么說,就一定會這么做。這個人簡直喪心病狂,與其讓雙子跟著自己受苦,倒不如乖乖的跟著他走,反正如今也沒有去處,倒不如就把他那里當做暫時居住的地方算了。

許清歡向樓司塵妥協,牽著雙子,跟著樓司塵走了,一旁的羅飛幫她提了行李。

回到別墅之后,許清歡剛坐下來,肚子就“咕咕咕”地叫了起來,臉都丟光了,她只能摸摸雙子的頭。

樓司塵讓人準備了一些吃的,讓許清歡和雙子都填飽了肚子。

吃過飯之后,許清歡滿足的躺坐在樓司塵松軟的沙發上,閉著眼睛非常滿足的樣子。大概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雙子躺在樓司塵的別墅里,也溫馴了起來。

“許二小姐,吃飽喝足之后是不是該辦事情了?”,樓司塵走過來,打斷了許清歡的自我滿足。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總裁
  3. 都市重生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