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我的夫君是權臣

更新時間:2020-04-01 12:12:29

我的夫君是權臣 已完結

我的夫君是權臣

來源:掌中云 作者:海棠春深 分類:言情 主角:陸歸遠,李長樂

主人公叫陸歸遠李長樂的小說叫《我的夫君是權臣》,本小說的作者是海棠春深所編寫的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老太太氣個倒仰。當時只想著讓長房趕緊成親,別耽誤了長安,畢竟她年紀不小了,誰曾想這個殺星居然連長輩的面子都不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趙氏身子往后靠了靠,一臉不自在:“我可沒這么說。”心里暗罵起了陸小夫人什么都不說,害得自己背黑鍋。

如今大家也明白了,什么一見傾心,根本就是兒子成了殘廢下輩子沒指望,不如早早扔個地方去。

老太太臉色一沉道:“不過是你長輩,問一問話而已。”

陸歸遠下顎一抬,顯得目中無人:“問話問人傷痛上去,長輩就是這么當的?”

老太太在家里作威作福許久了,自打她婆婆去世,就沒人給她氣受,如今被長房的小輩頂撞,氣的罵道:“你一個小輩還敢質疑長輩,一個入贅的也這么囂張?”

他立即便笑了:“要不您現在給我個休書,我立馬就走,我的性子一直都是這樣,聽說婚事是您敲定的,您不知道啊?”

老太太氣個倒仰。當時只想著讓長房趕緊成親,別耽誤了長安,畢竟她年紀不小了,誰曾想這個殺星居然連長輩的面子都不給。

其他人也是驚訝,沒想到第一天敬茶就這么橫,長房這是招了個什么上門女婿,一點規矩都沒有。

李長樂假意怪罪道:“那么多人說親,祖母就相中了你,還是二嬸給保媒,她們自然都喜歡你,你就別在這沒事兒找事兒了,是不是二嬸?”

趙氏胡亂應了一聲。

李章愿最不耐煩這種事,揮了揮手,一針見血的道:“別胡鬧了,上門女婿不是媳婦,還真要拿捏啊,趕緊敬茶,我還有事兒呢。”

家里最大的人發話了,自然要聽從。

這孫女婿的茶喝的叫不情不愿,草草了事。

一杯茶喝完,李章愿便要起身離開,便在此時外邊有小廝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大喊道:“放榜了,放榜了。”

趙氏立即站起身來追問:“如何?”

她兒子參加科舉,這次能不能考上秀才可是至關重要的。

小廝飛快的說:“恭喜二夫人,賀喜二夫人,大公子榜上有名,第九名秀才。”

“恭喜二嫂,也要祝賀長安得好姻緣了。”

滿屋子的人瞬間喜氣洋洋,方才被陸歸遠氣到的怨氣瞬間消息。沒人還記得新婚的人,只沉浸在大少爺的美事兒當中。

李章愿也露出了喜色:“老二家的孩子真爭氣。”

老太太掃了一眼長房一家,道:“那是,又能干又孝順。”

李長樂就是那不爭氣的孩子,誰叫她十歲過了童生就每個功名了。她似笑非笑,望著那小廝。

小廝喘勻了氣,又欣喜若狂的道:“恭喜三小姐,三姑爺榜上第一,案首,待會儀仗隊便要到了。”

此話一出,場面一靜,地下掉了針都聽得清清楚楚。

李長樂由衷開心道:“夫君好厲害。”

陸歸遠懶懶散散的說:“眼皮子真淺,一個秀才而已,看把你高興的,什么大事兒么?”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眾人臉上。

李長樂也不覺得疼,笑瞇瞇道:“你這不是第一名嘛。”

他撇了撇嘴,更加的孤傲不屑:“第一名很難么?”

她揉了揉臉,淡淡的說:“我覺得不難。”

李長樂童生案首。

陸歸遠秀才案首。

第一不難不難。

第九名的大少爺:“……”

這下子誰都開心不起來了,一個個活像是被喂了好幾只蒼蠅。

小廝看趙氏臉色難堪,也沒敢要賞賜,心里嘀嘀咕咕,大少爺名詞不如三小姐夫婿也不是他的錯,怎么連賞賜都沒有。

好端端的一樁喜事,愣是笑不出來。

李誠的聲音打破了尷尬的寂靜:“賞。”繼而對陸歸遠道:“從前就聽過你,都說你年輕氣盛,如今收斂鋒芒,大有作為。”

陸歸遠行禮道:“爹謬贊了,不過是區區秀才而已,舉人才是分水嶺,可惜兒子沒機會嘗試,不過還有長樂在,她更勝于我,總能填補遺憾。”

李家大郎是這一輩第一個男丁,還是嫡長子,深受看重,偏偏自幼被妹妹壓一頭,好不容易妹妹不行事兒,妹夫居然又來壓自己一頭。他不像一開始那般老僧入定般帶著謙虛的微笑,而是忍不住開口道:“妹夫為何認定三妹比你強?”

“我與她一同下場,童生考試我是第二名,第一名便是她。書院辯論她永遠壓我一頭,就連拜院長為師,也是她師姐,我師弟,自然她比我強?”陸歸遠慢悠悠道。

李大郎一怔,他與二人并非一個書院,卻也知道遠寧書院是這地方最好的書院,院長是進士出身,震驚道:“拜師這等事情,為何沒人知曉?”

“我區區童生,有何臉面自稱院長徒弟,不提也罷。”李長樂不以為然。

她從不曾把這些拿出來說,也正是因為這個理由,還有一個理由就是怕老太太視自己為眼中釘肉中刺,不僅僅是動手腳,而是要自己的命。

父母在不分家,他們只能在李府住,李府被老太太把控多年,她是真的怕。

可今日陸歸遠有意捅開此事,那么必然有他的用意,干脆順著說就是了。

長房好久沒在眾人面前揚眉吐氣了,他們一直謹小慎微,盡量減低存在感的活著,可也沒逃掉迫害。

柳氏有些擔心:“咱們這么得罪娘,會不會……”

陸歸遠順口解釋道:“得不得罪她都不喜歡咱們。而且我說出來不是給他們聽的,是給聽的大爺爺聽的,咱們家之前走的是隱忍路線,順從長輩,但從你大伯角度來看,他想要的是一個和他一條心的兒子。”

李誠若有所思,忽而一笑:“有道理。”

長樂翻了個白眼,有什么道理,娘是要在老太太面前走動的,娘的性子軟,肯定會吃虧,否則她早就鬧一場了。可偏偏父母都在,父親也不說,她只能閉嘴。

那陸歸遠得了爹的夸贊,越發賣力的分析了一下當前局勢,并且道:“后宅都被老太太把控著,咱們院子里除了貼身丫鬟可信任,其他的都是眼線,我有一信任的小廝略懂些醫術,不知可否帶入府內?”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宮闈宅斗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