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家有良夫已隱婚

更新時間:2020-03-31 13:38:34

家有良夫已隱婚 連載中

家有良夫已隱婚

來源:微閱云 作者:南苑本次 分類:言情 主角:齊炎,柳負

齊炎柳負是這本叫做《家有良夫已隱婚》小說中的主角,很好看很不錯的一本小說;該小說出自于網絡作家南苑本次的原創作品,主要講述的是“父王,娘親漂亮么?”“漂亮。”“那娘親什么時候最美?”“在父王身下時最美。”“娘親,我是怎來的?”“吃豆腐送的。”“那豆腐好吃么?還送娃娃!”“抱歉,是你娘親的豆腐被吃了,不然哪來的你!”“哦…….”齊炎看她,目光平靜,一本正經的說:“小蠻將衣服脫了。”“脫衣做什么?”“幫本王療傷。”“什么傷需要脫衣服?”“因為你憋出的內傷。”“……….”.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怎么會有這么多螢火蟲?”柳負自言自語道,也不打算問段子晨,怕是他也不知道。

  段子晨此時也看呆了,太美了,那飛舞著的螢火蟲,就像流動著的宇宙星辰,與此同時,它們的出現,將整個洞都照亮了,這該是多少只螢火蟲的功勞!

  最后這些螢火蟲全部都飛落道最頂部的石壁上,密密麻麻的落在上面,整塊石壁立刻變的光芒四射。就像一盞大功率的白熾燈,將下面的建筑照的一清二楚,像白天一樣。

  段子晨伸手拉了拉柳負,說:“別驚訝了,你看看。”

  柳負緩過神,心想這么奇異壯觀的景象,她還是第一次見,真是謝謝三位黃哥哥了。

  再看看周圍,她才發現自己和段子晨站在一個圓形高臺上,而高臺的最中央就是讓她大失所望的亭子。不過亭子里面石桌上倒像是放了個什么東西。

  “我們去看看。”她對段子晨說,每走一步都不掉以輕心,怕有什么危險暗器之類的。

  可事實上什么都沒有,他們安全的來到亭子面前,并走了進去,過程一點異樣都沒,她和段子晨也都沒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亭子里有一方石桌,四只石凳子,這些都不稀奇,稀奇的是上面居然放著一只錦盒。盒子不大,但看上去有年代了。

  柳負轉臉看向段子晨,說:“我們要不要打開?”

  猶豫了下,段子晨回答:“那是當然,忙活半天,就找到這個。”

  此時洞頂上的螢火蟲,正在以一個頻率散發著光亮,因為它們發光的時候,總是一亮一暗,所以現在整個山洞都是一亮一暗的。不過并不詭異,而是看上去更加美輪美奐。

  柳負將左手的手套褪去,一并戴在右手上,增加厚度,防止盒子上有什么厲害的毒藥,尤其是被皮膚吸收就喪命的那種。

  段子晨睜大眼睛,似乎在等見證奇跡的那一刻。柳負也挺緊張,但還是迫不及待的將盒子打開。

  沒有設想中的和氏璧,也沒什么武功秘籍,而是一枚很普通的玉牌,兩人大失所望。

  玉牌不大,三厘米長兩厘米寬的樣子,很薄。上面有些奇怪紋路,玉質還算是不錯,雕工卻不行,有種粗制濫造的感覺。

  “原來是快小玉牌,我不相信是這東西發的光。”柳負失望的說。

  段子晨伸手將玉牌拿在手里掂量掂量,說:“也不是白跑一趟,這塊可是古玉。”

  “你怎么知道這是古玉?”柳負不解。

  “因為我見過,記得一次做任務,就是保護這樣的玉,據二十一世紀得有四五千年,好東西。”

  “可是我們不知道這時代據二十一世紀多久,說不定玉就是這個時代的。”

  “也有可能,不過我相信這東西一定意義非凡,不然也不會在這里。你看這么大塊地,這么大個臺子,就這么一塊玉。”

  柳負點了點頭,段子晨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想來重要的東西,可能看起來都是不起眼的。

  “沒錯,你說這個地方到底是用來做什么的?為什么只有這么一塊玉?”

  “我怎么知道,不過也真的太奇怪了,這塊玉牌,一定有什么非凡意義。”段子晨十分篤定的說,因為上面的紋路像是什么文字和圖騰。

  柳負接過玉牌放在眼前仔細打量,說:“這上面好像是一個符號。”

  “你也這樣覺得?”段子晨問。

  柳負誠實的點了點頭,回答說:“見過,而且還知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預知未來。”

  “你不會是開玩笑吧?”

  “哪有什么心情和你開玩笑,確實是這個意思,這個符號我還挺熟悉的。”

  段子晨好奇的問:“這看上去像是很古老的符號,你怎么會知道?”

  “我之前的男朋友,他是考古的,他的筆記里有著各種奇形怪狀的符號語言什么的,當時好奇,我就借來看看,然后記住了。”

  “沒想到啊,你還有個男朋友。”段子晨又開始不正經了,他一直以為柳負的情感生活為零呢。

  柳負白了他眼,回答說:“有男朋友很奇怪嗎?”

  “不奇怪,不奇怪。”

  “就此打住,說正經事,我發現這塊玉牌不簡單。”

  “呦呦,剛才還看不上,現在當寶貝了?”

  “誰說我不要了!”說著柳負一把將玉牌奪了過來放進盒子里,準備連著盒子一起拿走。

  可誰知盒子剛一移動,那方石桌便開始動了。段子晨第一反應就是將柳負護在身后。

  只見那石桌最中間吐出一個小盒子,然后慢慢的機關又恢復了,桌子也就變成原來的樣子。

  柳負的好奇心徹底被夠發了,預感告訴她,這里面一定是寶貝!

  段子晨先她一步將盒子打開,里面立刻有五彩光芒散發出來,是一顆珠子,雖然不大,但一看就知道是好東西。

  柳負睜大眼睛,和氏璧什么的她沒見過,但眼前這個珠子一定是個寶貝!能抵的了她藏的所有寶貝!看來黃哥哥果然沒有騙她,這里真的有寶貝!

  光是散發白色的夜明珠,尚且價值連城,這散發著五色的珠子,恐怕是有市無價。雖然就這么一顆小小的珠子,但它散發的光芒卻充滿了整個山洞,那顆絕世珍寶夜明珠,在它面前直接被秒成渣。

  “盒子里面好像有封信,快看看。”

  段子晨連忙將信抽出,蓋上盒子,那耀眼的五彩光芒立刻消失。

  迫不及待的將信打開,娟秀的字體躍然紙上。

  “得玉贈珠,祝君好運。”簡簡單單的四個字。

  柳負皺眉:“這是不是也太簡單了?”

  段子晨點頭:“沒錯,上面說是得玉贈珠,看樣子這五彩珠子不過是贈品。”

  “可我怎么覺得這贈品比較高大上呢?”

  “同感。”

  “算了,我們再找找,看看還有什么線索。”

  說罷,又在桌子以及石凳上摸索一番,但卻沒找到什么,最后兩人便收拾離開了。

  連夜趕回,天亮城門剛打開,兩人便風風火火的進城,回府大氣沒喘,直奔密室。

  想了想,柳負有些后悔的說:“當時我們應該再好好看看的。”

  “看什么?”

  “那地兒啊,說不定石臺下面還有什么。”

  段子晨點頭,回答:“那倒也是,不過當時哪能想到。”

  “也是,我覺得這是最刺激的一次探險。”

  “不,應該說是尋寶。”

  “沒錯。”

  說著柳負將東西從包里拿出來,鄭重的放在桌子上,一個是裝玉牌的盒子,一個是裝珠子的盒子。

  段子晨伸手將裝玉牌的盒子打開,放在眼前觀察打量,能看出來他對這塊玉牌很感興趣。

  相反,柳負則是去拿那顆珠子,她當然是對比夜明珠還要貴重百倍的珠子感興趣了。

  “你說這珠子能買多少銀子?”柳負問。

  “無價之寶,交給皇上,說不定能將你的那些寶貝都換回來。”

  “非也,要是讓皇上知道我有這么個寶貝,我得再死一回。”

  “那倒也是。”

  柳負放下手中的珠子,推到段子晨面前,說:“兩樣東西,你選一個吧。”

  段子晨將玉牌放下,回答說:“這都是你的,不用給我。”

  “不行,老規矩,一人一半。”

  “可我要這些都沒用,給你吧。”

  “不行不行,必須要一個,這個給你。”說著柳負將玉牌推過去。

  段子晨看了看那玉牌,猶豫了下,回答說:“我覺得這玉牌與你有緣,還是給你吧。”

  聽聞這般,柳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珠子,說:“那行,玉牌給我,珠子給你。”

  “不用這么費事,都給你。”

  見段子晨是認真的,柳負也不推辭,便將東西都收下了,雖然有些不厚道,但他們倆誰跟誰。要是哪天他后悔了,再找她要就是。

  “那本小姐不客氣了,回頭我要好好研究這個玉牌,預知未來,這四個字有點奇怪。”

  “莫不會說的就是我們?”段子晨冷不丁的出聲。

  被他嚇了跳,柳負剛想要發作,他又繼續說:“你看我們是穿越來的,來自于未來,也算是知曉未來。”

  柳負搖了搖頭,回答說:“據我所知,應該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說是什么意思?”

  “前任說過,玉牌這種東西在古代并不多,用處一般與祭司有關,你不覺得那個是臺子很像是祭臺么?”

  段子晨搖了搖頭,回答說:“不知道。”

  柳負無奈的聳了聳肩,繼續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懂,都是在他身邊耳濡目染的。”

  “話說你那前任什么樣子的,怎么沒有聽說說過?”顯然段子晨要更關注前任一些。

  “有什么好說的,都是過去式了。”

  “說說你們是怎么在一起的?他帥嗎?和我比呢?”

  “無聊。”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腹黑
  3. 熱血爽文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基金理财平台 佳永配资_股票配资平台_10倍杠杆配资 幸运赛车是真的吗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下载 极速时时彩有技巧吗 河北选走势图一定牛 新疆体彩11选5选号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福彩快乐8开奖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时时彩软件吧后二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表定牛 江西时时彩公式 湖南快乐十分任三遗漏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深圳风采201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