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相府千金不可欺

更新時間:2020-04-01 09:06:34

相府千金不可欺 已完結

相府千金不可欺

來源:掌中云 作者:古婷曉月 分類:重生 主角:余弘揚,蘇絔禾

主人公叫余弘揚蘇絔禾的小說叫《相府千金不可欺》,本小說的作者是古婷曉月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好,我們這就回去。”余弘揚壓根兒就沒有在意絔禾的話,橫打抱起蘇蔓菁離開了這本就凄涼又因為絔禾如厲鬼般的聲音而變得更加陰森的院子。......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深秋的清水庵已經沒有什么香客與探望的人,讓這本就冷清的庵堂更增了幾分蕭瑟。

蘇絔禾衣衫襤褸,一身狼狽的坐在臺階上,披散的頭發擋住了她的容顏,她懷里抱著一個枕頭,身體隨之左搖右晃著,嘴里咿咿呀呀不停的叫著:“孩子……我的孩子……”

“嫡姐,你可能做夢也想不到的自己也會有今天,靠著裝瘋賣傻活命!”蘇蔓菁一身錦服由秋荷扶著緩步走來,那雙清麗的眼睛在看到絔禾一身狼狽的時候露出了快意。

她自問從小到大,沒有一樣比不上蘇絔禾的,可憑什么蘇絔禾那個jian人一出生就是嫡女,而她想要成為嫡女還得對蘇絔禾這個jian人百般討好,就算姨娘被扶正以后,自己也要永遠低蘇絔禾這個jian人一頭。

絔禾像是沒有聽見蘇蔓菁的話一樣,依舊木訥的坐在那里左右搖晃著。

“蘇絔禾,別再裝了,我知道你沒瘋。”這樣的態度徹底的激怒了蘇蔓菁,她上前一把揪住蘇絔禾的頭發,新涂好蘭蔻色指甲生生的嵌入絔禾的頭皮:

“你以為你在這里裝瘋賣傻,侯爺就會來看你嗎?別做夢了!”見蘇絔禾雖然一身狼狽,卻依舊艷麗的容貌,蘇蔓菁的眼底閃著熊熊的妒火。

“我的好姐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璃兒怎么樣了嗎,做妹妹的不妨好心告訴你,你的璃兒已經死了,在你住進這件院子的時候,你的璃兒就已經死了,所以嫡姐,你就別指望等著你的兒子長大以后來救了出去。”蘇蔓菁眼底滿是嗜血的光芒。

在聽到蘇蔓菁的話,絔禾那原本有些渾濁的雙眼清明,看向蘇蔓菁的眼里滿是詢問與強壓著的恨意。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璃兒的情況,她在這里裝瘋賣傻一切不都是為了璃兒。

見蘇絔禾終于有了動靜,蘇蔓菁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姐姐可是想知道璃兒是怎么死的?別急,我這就告訴你。”

“璃兒呀,是在聽說姐姐被送到清水庵后,自己一個人來找你跌進池塘活活淹死的。”蘇蔓菁笑的一臉的痛快:“說起來,這害死璃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姐姐你,若不是你與人通奸,璃兒又怎么會來清水庵找你,又怎會跌入池子。”

蘇絔禾不停的搖著頭,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不可能,侯爺不可能就那眼睜睜的看著璃兒死的,一定是你,是你說對侯爺說了什么,對不對。”

“有什么不可能,還是姐姐你以為侯爺會要一個生父不詳的孩子。”蘇蔓菁嗤笑:“姐姐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單蠢’!你以為當日你房間里的那個男人是怎么來的,是我讓秋荷放進去的。”

一切,在這一刻都明了了!

“我自問我對你也算是仁至義盡,你為何要這般害我,害我的璃兒。”蘇絔禾眼底流出悔恨的淚水,若不是她太相信所謂的親情,太相信自己的身邊人,她也就不會落得如此地步,她的璃兒也就不會死。

她的眸光在秋荷與蘇蔓菁的身上一一掃過:“蘇蔓菁,總有一天,你的所作所為會真相大白的,相信舅舅與表哥知道真相以后是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面對絔禾的話,秋荷別開的雙眼,不敢去看絔禾,而蘇蔓菁這是不以為然,她微微勾起唇角,沖著絔禾神秘的一笑,繼續說道:

“我的好姐姐,之前一直忘了告訴你了,你舅舅因為一直不愿意交出兵權,已經被二皇子秘密處死了,還有你娘,你真的以為只是難產那么簡單嗎?至于侯爺嘛!?”

隨后,又見她沖著院子外面嬌媚的叫道:“侯爺,你打算還要看到什么時候?”

蘇蔓菁語音剛落,余弘揚便從門外走進來,在蘇蔓菁的身后停了下來,雙手環在她的腰上,低頭在蘇蔓菁的耳邊吹著熱氣。

“侯爺,不要這樣,姐姐還在看著吶。”蘇蔓菁扭動著身體軟軟的說道,與之前完全不像一個人。

看著二人熟稔的動作,明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此時事實就擺在她的眼前,容不得她不信。接二連三的打擊,壓得絔禾快要喘不過氣來,只覺得心都要碎了,忍著錐心的疼痛,聲嘶力竭的問道:“既然愛的是蘇蔓菁,那為什么又要娶我?”

“你以為,你一個人盡可夫,從青樓出來的**配的上我嗎,怎配與我冰清玉潔的菁兒相提并論。”余弘揚把玩著蘇蔓菁的頭發嘲諷的說道,似乎多看絔禾一眼都會臟了他的眼睛。

“娶你,不過是為了讓那老家伙把侯位傳給我罷了。”

絔禾沉痛的閉上雙眼,原來在她的丈夫心里,自己盡是這般的不堪,自己是不是清白的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憐自己還一心的以為眼前這個男人愛的是自己,自己卻是盡數辜負了舅舅的苦心。是她對不起舅舅的好,若有來世,她一定要好好的報答舅舅為她做的一切。

“這個女人就交給你們了。”余弘揚突然拍手道,隨即,門外便進來了十幾個彪行大漢。

見那十幾個大漢徑直朝著自己走去,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面帶驚恐的問道。“你們,你們要做什么。”

“我們要做什么,當然是好好伺候夫人你了,夫人放心,我的的活兒保準讓你滿意。”一男子一臉**相道。

不,自己絕對不予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絔禾用力掙脫了先前按住自己的婆子,拼了命一般的朝門外跑去。

“抓住她,給我綁起來。”余弘揚見此,對身后的下人下令道。隨后又對蘇蔓菁道,“寶貝,這下可還滿意。”

“侯爺,我們這么做會不會——”蘇蔓菁輕聲細語的說道,似乎真的覺得這么做有些過了,正在努力的勸說余弘揚一般。  

“哼,你不用為那**求情,秋荷不是已經證明了之前在無憂閣的人是她自己本人嗎?”一想到洞房花燭那天的落紅是假的,而他自己還和一個不干不凈的女人同chuang共枕那么些年,余弘揚就覺得想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可是——”蘇蔓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可那雙看向絔禾的眼睛卻盡是兇狠之色。

“好了,你不要在勸我了,我知道你心善。”說著,抬起蘇蔓菁的下巴在氣唇上輕琢一下,蘇蔓菁怎么愿意放過這樣的機會,立即環住余弘揚的脖子加深吻。

絔禾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手,情急之下,脫口而去,“我曾經好歹也是忠勇侯夫人,你們若真的這么做了,怕是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那些個大漢聽了絔禾的話有些遲疑了,停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們是想先看到你們妻小的頭顱還是先自己痛快一把,自己選擇吧。”見那些個人遲遲不動,余弘揚冰冷的說道。

余弘揚的話無疑是把絔禾推向了萬丈深淵,她怎么也想不到這個男人居然會這么的絕情,冷血。

那些個人聞言,皆是錯愕的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后朝絔禾繼續上下其手,撕掉了她那早已經不成形的衣裳。

“余弘揚,你個畜生,竟敢這樣對我,我詛咒你不得好死,就是化為厲鬼也要生生世世纏著你們,叫你們永世不得安寧。”

蘇絔禾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的表情,有木然的,有憐惜的,有同情的,可他們的表情再多也改變不了自己的結局,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手刃仇人,她相信,只要她還活著,還有一口氣在,那么就一定可以的。

“侯爺,我們回去吧。”蘇蔓菁在余弘揚懷里瑟瑟發抖的說道,似乎真的被絔禾的話嚇到了一樣。

“好,我們這就回去。”余弘揚壓根兒就沒有在意絔禾的話,橫打抱起蘇蔓菁離開了這本就凄涼又因為絔禾如厲鬼般的聲音而變得更加陰森的院子。

蘇蔓菁靠在余弘揚的肩上看向絔禾,眼角漏出陰狠之色,蘇絔禾,這就是與我作對的下場。凡是敢和我搶侯爺的人都是這樣的下場,你知道嗎。

由于掙扎的太過用力,原本用來幫助絔禾的繩子已經深深的嵌入絔禾的血肉里,殷紅的血隨著殘破的布條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可絔禾似乎一點都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看著二人漸漸遠去的背影,滿是無助的叫道:

“余弘揚,若我蘇絔禾今日能從這里活著走出去,今日所受,他日定叫你們百倍償還,永世不得超生。”地上的鮮血代表著蘇絔禾疾速流逝的生命。

許是因為絔禾叫的太過于凄烈,聲音傳進了蹦已經走遠的二人耳中,蘇蔓菁在余弘揚的懷里縮了縮道:“侯爺,我怕。”那嬌滴滴的樣子果真是我見猶憐。

余弘揚緊了緊抱著蘇蔓菁的雙手,柔聲道:“不怕,她不會活過今晚的。”這是他對絔禾沒有過的溫柔。

“啊……”一個沙啞的聲音在丞相府西北角的一個院子的主屋里響起。院里是一片大大的荷花池,因著現在早已是寒冬臘月,滿池的荷花早已枯萎,這樣的景象使得小院顯得更加的蕭條凄涼。

絔禾猛的睜開眼,入眼的是一間熟悉的屋子,柔軟的被子,華麗的帳子,屋子里的擺設無一不是精美絕倫的。這是她曾在地牢中無數次夢中的場景,是她曾經生活了十多年的閨房。

只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搖了搖昏昏沉沉的頭。

起身,迷迷糊糊地走向梳妝臺,鏡中的人兒十二三歲的樣子。一襲淡綠色的襦裙,黛眉彎彎,眼波流轉,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張不大不小的嘴,嘴唇因為剛剛醒來的緣故,有些泛白。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重生復仇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