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傾世王妃:王爺,我不嫁

更新時間:2020-03-31 16:48:16

傾世王妃:王爺,我不嫁 已完結

傾世王妃:王爺,我不嫁

來源:微閱云 作者:百里南 分類:言情 主角:百里玉,云笙月

主角叫百里玉的小說是《傾世王妃:王爺,我不嫁》,是作者百里南最新寫的一本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被棄,只因母親身份低下,只因女兒賤如草介……被賣,只因窮困潦倒,只因三餐不繼……被害,只因容顏秀麗,只因性格倔強……嫁人,是母親的懇求,是愛人的背叛,是仇人的逼迫,為了生存,為了高人一等,她毅然選擇了這條艱辛的路……而他,被迫娶她,只為了增加籌碼,只為了高高在上的皇位,他與她只是矛與盾的關系,心早有所屬,注定只能讓她備受冷落、欺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淅淅瀝瀝,細雨纏綿了一夜。

清晨,仍有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

云笙月立在屋檐下,心緒并不因著下雨而郁結,昨日打發人回府問過,娘親身體挺好,這讓她放了點心,只要娘親無事,她在這王府能過這樣清靜的日子也算不錯了,沒必要整日苦著臉讓唯一關心自己的翠兒難受。

日子總要過下去不是嗎?她淡然一笑,雨幕中傳來翠兒一驚一乍的聲音。

“小姐,這天還冷著呢,大清早的,您怎么不披件披風就站在這屋檐下吹風呢。”翠兒一手撐傘一手懷抱著食盒快步走了回來,半是擔心半是埋怨地嚷道。

“你小姐我哪就這么嬌氣呢,我的身體好著呢,別擔心,今日有什么吃的,我倒是有些餓了。”她可是習武之人,身體一向健康得很,不過翠兒并不知道,她只能找話岔開來。

翠兒果然忘了披風的事,放下傘抱著食盒邊進屋邊道:“當然是會餓的了,昨兒晚上就吃了那么點兒東西,今日我央了黃嬤嬤,有小姐愛吃的小米粥,還有饅頭,另外還有個煎蛋呢,我一路小跑回來的,應該還熱著,小姐快進來吃吧。”

“你也不聽話是不是,這下著雨,路又濕滑的很,哪里就那么急了,以后可別跑了,摔著了可怎么好。”

翠兒吐了一下舌頭,剛剛也是說順了口,怎么就說了小跑呢,突然又想起個事來:“唉呀,差點忘了大事,剛剛快到門口時碰上了總管,說是王爺讓小姐您準備一下,一會兒要進宮見駕呢。”

“入宮見駕?”云笙月吃了一驚,放下了勺子。

“是啊,小姐您快點吃吧,吃完還得換衣服打扮呢,這進宮,進宮要準備些什么呀……”想著皇宮,小丫頭緊張起來,在屋里團團轉開了。

嫁的既是王爺,這皇帝肯定是要見的,她不知為何拖了這么久才要進宮,也好在過了這么些日子,不然她還真不知會如何,若放在最初,見著皇帝老兒,她說不定是一臉的怨恨,現下,她也看淡了,怨皇上也沒什么用。

只是該如何面對慕容宇呢?她也來不及細想,就被翠兒火急火燎地催著換衣服梳妝打扮起來了。

畢竟是新娘子入宮,終是要舍了自個兒一向喜歡的清淺顏色穿了件符合身份的玫紅宮裝,挽起的婦人發髻上也插上了兩枝金玉鑲珠的步搖,翠兒還不依不饒地給她上了一層薄妝,看鏡中人臉色白晰透紅,眼如煙波眉如黛,瑤鼻紅唇,倒也有了幾分新人的喜氣和富貴。

只是這雨還未停呢,怎么就選這么個日子進宮呢,慕容宇肯定沒那么好心讓人到這偏院門口來接她吧,想著自個兒要這樣隆重打扮著穿上木伎走去王府大門口,云笙月只能苦笑。

她如今這掛名的身份還不如以前在百里家做丫環自在了,百里玉.....他怎么樣了呢?

想起百里玉,云笙月神色再次黯然,直到走至府門口,看到那個神色冷峻的男子,她才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他就是慕容宇?笙月心中鄂然,那日在湖邊離得遠遠的,未能看清面貌,著實沒想到他是那夜廟中所遇的受傷男子,只不過看他的神色似乎并不認得她。

“進宮應該怎么做你心里清楚吧?閉緊嘴巴少說話,也別哭喪著臉象受了氣的小媳婦似的。”小心翼翼地坐上了馬車,聽道慕容宇冷冷地吩咐道。

因著連綿的細雨,沿路并無什么行人。

馬車行走得十分平穩,車輪壓過地面傳來節奏均勻的聲音,緊隨在側的侍衛們的馬蹄似乎也是固定的節奏,車外沒有什么多余的聲音,車內更是沉寂。

慕容宇閉目端坐著,俊面緊繃,云笙月忍不住偷偷打量他,確實是他沒錯,看他表情雖然不悅,氣色卻也不差,也有兩個來月了,想必那傷已經好全了。

這樣想來,他們成親那日離他受傷不過三日,想來是帶著傷行禮的,他為何不借受傷拖延親事呢?

她不知道當時慕容宇一心以為是皇后派人下手,因此并不想讓皇上知道他被刺的事情,直到后來再次遇刺,且有外人在,才無法隱瞞了。

看他眉頭深鎖,想必也不愿入宮,只是不知是他本來就不喜入宮,還是因為和她一起,云笙月心中又嘆,這世上,被親情所縛的應不止她一個吧,只是為何她定要淪為命運的犧牲品呢?

若是他厭惡她,不愿與她成親的話,那是否能和她達成協議,在外,她陪他作戲,在府里,她不去煩他,等過幾年,娘親去了,他便放她自由是不是可行?

想到此處,云笙月笑了,她怎么早沒想到呢?以前聽這慕容宇的聲名也不壞,應該會講道理吧,何況他有心愛之人,這協議應于他無損。

越想越覺得不錯,云笙月心中豁然開朗,臉上便露出了興奮欣喜的笑容。

慕容宇感覺到她的注視睜開眼時正好看到她燦爛甜美的笑容,不由得愣住了,這女人為何能笑得如此開心,明媚大眼中透出的喜悅顯示這笑容絕不是裝出來的。

心中突然十分郁抑,憑什么就他一個難受,脫口而出的話便無情之極:“誰準許你笑得如此白癡的,坐過一邊,別總盯著本王,是丞相教你象煙花女子一般看男人看得傻笑的么?”

云笙月難得的一點愉悅被他瞬間潑滅,本來氣極,想想跟他吵架并無益處,因此怒極反笑道:“笙月自問并未得罪過王爺,你若厭惡丞相的話,這一點我倒是與你一樣的,王爺不愿娶我,我也未嘗愿意高攀。”

“是么?那你......”慕容宇聽云笙月語氣清朗,神色平靜地說并不愿嫁他,心中莫名的有些不爽,強忍下了心頭不快,冷笑道:“可惜你爹刻意奉承,才讓父皇指下了這門婚事。”

云笙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皇上賜婚,連王爺也不敢抗旨,何況笙月,不過笙月若不是為了娘親,只怕是寧愿抗旨也不會嫁入王府的,事到如今,王爺受了委屈,笙月也不痛快,聽聞王爺英明神武,應是明理之人,不防與笙月做個交易如何?”

慕容宇心中一驚,細看了云笙月一眼,這丫頭虛歲不過十六,沒想到這樣沉著,本來并不覺得她有什么權利跟他談條件的,卻忍不住想聽一聽她的想法,因此沉聲道:“什么交易?本王可不覺得你我有什么交易好談。”

“請王爺恕罪,笙月確無資格與王爺談條件,只是王爺不是無理之人,笙月也是斗膽相求。”

想著慕容宇高高在上,喜怒不定,云笙月按下情緒,放低了身段。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安徽11选5开奖一定牛 百宝彩贵州11选五 江西快三遗漏一定牛 体彩北京11选五玩法 多赢彩票秒速赛车 2010上证指数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如何申请创业板开户 三分钟幸运赛车开奖记录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万能码 宁夏11选五直选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一期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77期 青海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