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絕美西尸在身邊

更新時間:2020-03-31 17:13:10

絕美西尸在身邊 已完結

絕美西尸在身邊

來源:微閱云 作者:格格巫 分類:靈異 主角:不化骨,小冰

主角是小冰的書名叫《絕美西尸在身邊》,是作者格格巫寫的一本靈異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女人和男人力量上的差距,到底還是讓父親從母親手里把黑匣子搶了過來,因為用力過猛,匣子朝我這邊飛過來。“啪!”一下正好落在我腳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以為自己睡了很久,可醒過來的時候天還沒亮。

  姥姥正坐在chuang邊收著至陽線。

  “姥姥,這是什么?”我指著黑漆漆的絲線上流動著的一絲銀色的光華。

  聽到我的聲音,姥姥轉頭。“這個啊……”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告訴我答案。“這個就是陰氣。”

  陰氣?我以為陰氣是猙獰而陰冷的,甚至是陰森的,沒想到會這么漂亮,像流動的月光,顯得很寧靜,很平靜。

  “傻妮子,這是那些娃兒的魂魄之力啊,孩童的靈魂總是最純潔的,只是終年徘徊在水里不得托生,才滋長了戾氣,現在戾氣被至陽線抽離了,也就恢復它們本來的面貌了……哎哎,妮子,現在你可摸不得。”

  姥姥側身避過我伸出去的手。

  “為什么?”不是說最純潔嗎?那肯定不會傷害我了啊,為什么不能摸一下。

  “看我家妮子那小嘴巴嘟得,都能掛油壺了。”姥姥好笑的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它們現在很弱,近不得生人的陽氣,被你這么一抹,可不就散了嗎?”

  原來如此!看著四肢攤開躺在chuang上,睡得肚子一鼓一鼓的兩個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小子,又問。“他們都好了嗎?”

  “不能那么快,小娃兒的魂力太弱,姥姥不敢一下子把陰氣都抽了,怕傷到他們,還得再來幾次。”

  姥姥說的再來幾次,其實一共是七次。每次我都自告奮勇的陪在老人身邊,每次都忍不住睡過去,最后一天幾乎是用手撐著眼皮子,才看清楚了姥姥用至陽線為那兩個男孩抽陰氣的全過程。

  “水中娃,水中娃,孤苦伶仃飄落花;莫著急,莫著急,姥姥給你尋新家……”

  我打了個哈欠,覺得姥姥的歌謠好像催眠曲啊!難怪前幾次她老人家沒唱幾遍我就去找周公去下棋了,但今天我無論如何都是要堅持住的。

  chuang上的兩個小子比我還不如,姥姥才唱了兩遍,我就聽到他們呼嚕嚕的鼾聲了。

  察覺到我這次沒睡著,姥姥轉頭笑瞇瞇的看了我一眼,豎起食指對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我捂住嘴巴點頭,看著姥姥打開黑匣子,捻著絲線的一頭,手腕一抖,那烏溜溜沒有絲毫光澤的絲線就被抖的筆直,另一頭好像蛇信一樣分開三岔,每一股都分別牢牢黏在其中一個小男孩的左手的小指指側、中指指側和食指指側上。

  我很想湊近,看看那光溜溜的視線是怎么黏在皮膚上的,難道上面涂抹了什么類似膠水一樣的東西,還是有倒鉤?可好奇歸好奇,姥姥現在是在救人,我是絕對不敢打擾的。

  陰氣如同月光照耀下的水波紋,一股一股的從男孩的手指上被抽到至陽線上,在線的中段慢慢凝結,最后變成一個個珠子,銀白色的,我手指頭那么大,一共七個,穿在純黑的絲線上,很漂亮。

  姥姥的用另一只手從chuang邊拿過一個小竹籠,捏著至陽線的手一收,那幾個珠子就順著絲線全部落在了竹籠里。

  原來姥姥這幾天編織這個籠子是用來裝這些珠子的啊!我恍然大悟,我還以為是她給我編的蟈蟈籠呢!

  做完這一切,姥姥好像很累,喘了幾口氣,額頭上也冒出汗珠,我掏出手絹替她擦拭,看到她露出一絲疲憊的笑容,然后閉上眼睛。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姥姥睡著了一樣,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坐在chuang邊。

  看到她重新睜開眼睛,我才發現自己過去的半個小時里都屏著呼吸。

  替另一個男孩抽陰氣的過程,和剛才一模一樣,可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

  半夜一點多鐘,姥姥用黑棉布蓋著那兩個小竹籠,把它們放在隨身帶來的背簍里,牽著我的手走出屋子。

  兩個小子家的大人看到我們,都從主屋跑了出來,拿著雞,肉和蛋等謝禮對姥姥千恩萬謝,可姥姥只象征性的收了幾個雞蛋,直到走出村口,她才對我說:“妮子,記住了,不能無償為人鎖魂抽病,回沾染因果,可也不能貪財!”

  我不知道姥姥為什么和我說這些,但見她說得鄭重,還是認真的點頭。

  深夜的山村和城市不同,這個時候的光線只有天上的月光,但我還是認出了姥姥領著我走的不是回大河村的路。

  “姥姥,我們去哪兒?”遠處的山林里傳來夜行鳥獸的鳴叫聲,路旁的草叢悉悉索索的,好像隨時有什么可怕的東西從哪里撲出來,我有些害怕,緊緊攥著姥姥的手。

  “去給水里的娃兒引路,讓它們可以早些轉世托生,它們也是可憐的孩子。”我聽到老人在身邊幽幽嘆息。

  一路走到幾個孩子出事的小溪邊,溪水潺潺,周邊的樹林卻安靜的出奇,好像連空氣都變得陰冷了幾分。

  我縮著脖子,看著姥姥從背簍里拿出被黑布蒙著的小竹籠,把里面的珠子一股腦都高高朝水里拋去。

  “咕咚咕咚”的水聲傳來,兩個什么東西水里跳出來,朝珠子撲去,知道它們整個身體都跳出水面,我才就著月光看清楚,那就是兩只毛茸茸的小猴子,也不對,和山里的猴子也有些許區別。

  它們的手指和腳掌間長著肉*,像鴨蹼,尾巴特別長,超過身長的兩倍,而且尾巴的末端分叉,帶著倒鉤,好像長著第五只手。

  這些水中娃,就是用尾巴上的手拽人的吧?

  我思忖間,兩個水中娃已經跳離水面一米多高,張開嘴巴去接珠子,姥姥一抖手,動作快的我都沒來得及看清楚,就聽到“噗通!噗通!”兩聲,水花四濺中,水中娃已經落到水里,姥姥剛才抖動的手被扯得抬了一下,但腳下不動,又反手一收。

  “哇哇,哇哇……”的聲音傳來,像嬰兒的哭泣又像是凄厲的貓叫,聽得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姥姥拉著我的手慢慢后退,我這才看清楚原來姥姥剛才一直把至陽線纏在手腕上,黑夜中這玄色的絲線如果不是我一向眼利,換個人恐怕都看不見。

  在姥姥后退的過程中,至陽線一直在劇烈抖動,那頭被纏上的水中娃一定是在水里劇烈掙扎,可還是一步步被牽引到了岸上。

  離了水的水中娃力量被消減了一大半,兩個抱在一起,警惕又驚恐的用綠幽幽的眼睛瞪著我和姥姥。

  “莫鬧莫惱,姥姥帶你們回家了。”姥姥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慈愛溫和,又唱起那首水中娃的歌謠。“水中娃,水中娃,孤苦伶仃飄落花;莫著急,莫著急,姥姥給你尋新家……”

  水中娃奇異的安靜下來,漸漸發木的眼珠子顯得委屈又迷茫。

  歌謠在深夜的小溪邊飄飄蕩蕩,姥姥松開我的手,五指翻飛地在繃緊的至陽線上彈奏,腦子似乎有奇異的樂章響起,但耳邊除了風聲和姥姥的歌謠聲什么也沒聽到,這是一種極其怪異的體驗。

  兩個水中娃漸漸閉上眼睛,小腦袋一下一下耷拉著,睡著了一樣。

  我的眼皮也慢慢變重,心里想著“不能睡不能睡!”可意識還是很快模糊。

  “離!”

  中氣十足的一聲斷喝把我猛的驚醒,睜開眼睛的那一瞬,正好看到姥姥猛的一抽手,兩團模模糊糊的白光隨著至陽線的猛收被拋到背簍中,姥姥手腳迅速的用黑棉布蓋上,才終于喘了口氣。

  “噗通!噗通!”這時兩只猴子的落水聲才響起,我快速轉頭,也只來得及看見它們的尾巴好像又恢復了正常。

  姥姥抹了把額頭上的汗,對我笑笑。“好了,姥姥和妮子可以回家了。”

  我指著地上的背簍。“那個……”

  “是水中娃的魂魄。姥姥帶回去在神位上供奉七七四十九天,少司命會引著它們轉世托生的。”姥姥平復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呼吸,才拉著我的手,一路向家的方向走去。

  *

  以后的日子里,我還見過姥姥用至陽線為村民消災去病。

  姥姥用來救助過無數人的東西,怎么到了父親的空中就變成了“禍害”了呢?我實在不明白他對姥姥的成見為什么會怎么大,老人都已經去了,他居然還想把她留下的遺物燒掉!

  女人和男人力量上的差距,到底還是讓父親從母親手里把黑匣子搶了過來,因為用力過猛,匣子朝我這邊飛過來。“啪!”一下正好落在我腳邊。

  “你干什么,這是媽留給我的東西!”母親撲過來想撿。

  父親伸手將她攔住。“不管是誰的東西,我絕對不會容許你把這禍害帶到我家去。”

  趁著他們糾纏的時候,我蹲下來,伸長腿把黑匣子撥到身邊,拿著手里偷偷退出去。

  靈堂里,石頭耷拉著腦袋往火盆里丟著紙錢,猴子他們也醒了。見我退出來,幾個人都抬頭看著我,顯然父母親的爭執聲他們也都聽見了。

  我對他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在他們忙不迭的點頭中快步走出靈堂,朝廚房走去。

  小時候,我貪吃麥芽糖又沒有節制,幾次倒了牙,姥姥就把糖換著地方藏,可藏不了多久就被我發現了,老人笑罵我長了個狗鼻子。

  想起過去和姥姥相處的一點一滴,還沒走到廚房,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碗柜后面、水缸旁邊……找了幾個地方,終于在灶膛上灶神爺的神位下面挪開幾塊煙熏火燎的土磚,找到了一大罐麥芽糖,和放在糖罐后面的一個扁扁的木匣子。

  這是姥姥留給我的最后一罐麥芽糖,吃完以后,就找不到同樣的味道了。我抱著糖罐哭得稀里嘩啦。

  過了一會兒,才打開那個木匣子。

  里面是一本羊皮紙小冊子,就著廚房門外白燈籠的光,依稀看清冊子上寫著幾個字——云氏十八法!

  這是姥姥真正留給我的東西!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現代長篇言情
  3. 精怪靈異小說
  4. 現代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