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烈火如歌:千金貴女

更新時間:2020-03-31 23:52:56

烈火如歌:千金貴女 已完結

烈火如歌:千金貴女

來源:微閱云 作者:暖衣 分類:重生 主角:景燁,溫如錦

作者暖衣最新佳作《烈火如歌:千金貴女》堪稱重生中的精品。書中暖衣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景燁溫如錦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烈火如歌:千金貴女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由于溫如錦的傷勢,去金礦的時間一再拖延。等溫如錦出現在桐廬鎮的金礦時,已是十天之后。

走在金礦旁邊的石子路上,溫如錦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金礦上方的地表:“‘山上有蔥,下有銀;山上有薤,下有金。’這片金礦的地表上,沒有發現絲毫丹的蹤跡,也是罕見。”

“嗯。這個金礦是桐廬鎮首富方家的。當年方家發現這座金礦也實屬意外。”燁在一旁接道。

“不過…方家為什么肯讓我們來金礦?”

“我和方家的大少爺有些交情。”燁看著溫如錦一臉明顯不相信的表情,又加了句:“我曾經救過他。”

“你有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燁問道。

溫如錦搖搖頭:“沒有。”

燁提議:“那我們再走近些。”

二人剛往前走了幾步,就聽一道洪亮的聲音在身后響起:“中棠兄!”

溫如錦和燁聽到聲音,回頭一看,就見一個大腹便便穿著白色長衫的男子往這邊小跑過來。

溫如錦暗暗打量著正往自己方向跑來的男子,身上穿著的衣服繡工精致,衣料上乘,再加上腰間環掛著的玉佩,應該不是金礦的人。溫如錦湊到燁耳邊低聲問道:“他…就是方家少爺?”

“嗯。”燁應了一聲。

待方家少爺跑到二人面前,直累的氣喘吁吁。手搭在燁的肩膀上稍作支撐。

燁瞥了一眼對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豬手”,不留痕跡的抬起手臂,打了聲招呼:“首錢兄。”

“我剛剛……剛從你落腳的客棧趕過來。早知道……早知道你們這么早就過來,我直接過來好了。”方首錢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目光一偏,看到燁身后的溫如錦。溫如錦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碎花小襖和配套的襖裙,外面還披著一件粉色暗紋披風。再加上一雙流光溢彩的煙金色眼眸,給人一種文雅恬靜的感覺。

方首錢目光一亮:“這位是?”

燁很有耐心的答道:“是舍妹。”

方首錢見他身旁站著一個女子原本以為是定下來的姻親。又聽到對方說是妹妹,方首錢聽說過溫中棠有一個親妹妹,于是半試探半問道:“如意小姐?”

一旁的燁見對方誤會了,正在思索該不該告訴對方溫如錦真實的身份。就聽溫如錦在自己身后不卑不亢的說道:“溫如意是我的嫡姐,我是大哥的庶妹,溫如錦。”

燁聽對方如此坦言,心中不得再次對溫如錦另眼相看。若換做另一個人,別說自己可以坦言說自己是庶女,就是聽外人這么說,心里也肯定是不會好受的。而溫如錦不禁坦然說出自己是庶女,而且還一副不卑不亢的態度。果真是個不一般的母子。

果然,原本對溫如錦充滿著濃厚興趣的方首錢聽到她是庶女時,臉色一變:“庶女?!”原本有些愛慕的表情立馬就換成不屑。心中不禁腹誹道:“溫家瘋了不成,竟然讓庶女出門。”

溫如錦看著方首錢臉色變換不定,心中一陣好笑:“既然方少爺來了,不如請方少爺陪同我和大哥一同去金礦附近看看?”

方首錢對溫如錦一臉不屑,這又聽到對方用如此口氣對自己說話,心中有些梗阻。不過人家的哥哥在身邊都沒說什么,他再起什么哄?只能一臉郁悶的和溫家兄妹往前走去。

方首錢趁著走路的時候把燁拉到一旁,悄聲說道:“你怎么帶著庶妹出門啊?”

意下是:要帶也得帶嫡妹,庶妹怎么拿得出手!

燁看了一眼郁悶方首錢,又在對方郁悶的心情上“雪上加霜”,只聽燁扔下一句:“父親讓她一起和我過來,然后回去幫忙打理家中生意。”

“!”方首錢聽后差點一口氣沒吸上來。讓庶女幫著打理家中生意!方首錢頂著一口氣回頭看了眼遠處一臉風輕云淡的溫如錦,又回頭看了眼同樣風輕云淡的燁。半響,才擠出一句話:“溫家不愧是帝都安陵的大戶人家。”真開放……

燁聽到方首錢的吐槽,笑了笑。隨后走到溫如錦身邊,再次問道:“怎么樣,有什么感覺?”

溫如錦搖搖頭:“還是沒有。”

燁安慰的拍了拍溫如錦的肩膀:“沒事,我們還有時間。”

方首錢平常出門到哪里都是坐轎子,站的或者運動的時間少之又少。今天和溫家兄妹在自家金礦附近晃悠了小半天這既沒有也沒地方坐,肚子又開始咕咕叫。弄的方首錢苦不堪言。

“中棠兄,時辰不早了。我來時已經在迎風樓定好雅間,你看,我們現在就去?”方首錢望眼欲穿的看著燁,期待對方能點頭。

燁看了眼溫如錦,這一天沒有任何進展,不過也不能急于一天。如此一想,便應了下來。

方首錢心中一喜,連忙讓人將軟轎驅趕過來。不過,等到坐在轎子里的時候,方首錢一愣,因為……

溫如錦也坐了進來。

一頓飯,吃的方首錢郁悶不已。心想自己哪次請人吃飯不都是請的名家少爺、小姐們,請一個庶女吃飯,雖說只是捎帶著的,可這說出去,臉上也不好看啊!

三人吃完飯,各自都懷著自己的心思,吃完也就各回各地了。

溫如錦和燁回到下榻的客棧,剛一進去,就見崔老和子皈二人坐在一樓,面前的桌子擺放著行李。

溫如錦見狀,走上前問道:“崔老,這是……”溫如錦手指著行李。

崔老見溫家兄妹回來,在子皈的攙扶下慢悠悠的起來:“這些日子隨你們來到這么遠的地方給你治傷,如今你背后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

“不如再等幾天,我們也是要回去的。路上人多也是個伴兒。”溫如錦勸道。

崔老搖搖頭:“不了不了,家里的鋪子已經耽擱好久了。不知有多少人等著我們回去瞧病呢。”

說著,崔老慢悠悠的向客棧門口走去,身后的子皈背起桌子上的行李隨著崔老一起出門。

溫如錦不放心的跟著一起出去,崔老早已經找好了馬車此時就在外面等著,見到崔老出來,車夫卷好車簾幫忙拉了一把崔老。

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燁讓阿平那了點碎銀交給子皈,讓他們一路別太拮據。

崔老將馬車面向溫如錦他們方向的窗簾拉開,語重心長的對溫如錦囑咐道:“如果他再對你不好,你也就別跟著他了。這樣的男子,不值得托付終身。”

說完,將窗簾一撩,便吩咐車夫走了。留下原地一臉凌亂的溫如錦。在心中默默反駁到:“不是那樣的。”

送走崔老,一晃又過去三日。在這三天里,每天上午,溫如錦和燁在方首錢的陪同下,都會去金礦一趟。待到中午就回家。下午的時候,燁就會在客棧教些打理生意方面的知識。

這日,方首錢再次早早從家里出發去金礦。經過這幾天的“折磨”,方首錢心里一直祈禱溫家兄妹快些離開這里回家吧。如果可能,方首錢寧愿可以送他們一半金礦,讓他們拿回家研究,只求別再折磨自己了。

另一方面,如果不是溫家在安陵城是數一數二的富貴門家,方首錢都要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打算偷金礦里的寶貝。

再次來到金礦,方首錢不顧自身形象一**就坐到一個土坡上面,一副百無聊賴的神情看著太陽慢慢升起再慢慢向西移動。

方首錢看著天色不早了,打算叫回溫家兄妹。自己還未來得及張嘴,就被溫如錦搶了先。

“這個金礦是不是可以開采一十六年?”

方首錢一臉震驚的抬頭看向溫如意,脫口而出:“不……”

方首錢突然從土坡上站起來,語無倫次:“不,是十六年……不不不,是二十年。”

聞言,溫如錦心中一陣失落。燁在一旁見她失落的表情,出言安慰道:“只差四年,這點誤差沒什么。畢竟你是第一次。”

方首錢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他現在激動的只想把自己該說的話說出去:“不是這樣的!”

溫如錦和燁皺眉看向方首錢:他到底想說什么?

方首錢滿含激動的看著溫如錦:“這個礦,可以開采二十年。但是已經開采了四年,還可以開采十六年!”

溫如錦煙金色眼眸一亮:“真的?”

“當然是真的。”方首錢興奮道,隨即叫來隨身侍從吩咐道:“快去迎風樓定間雅間,中午本少爺要宴請溫家貴客!記得把招牌菜都招呼上。”

拉上面前的兩個人,也不問一下對方是否有時間就把人半拖半拉到迎風樓。

再次坐在迎風樓的雅間,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不同的是三人之間的氣氛,和方首錢對溫家兄妹,特別是溫如錦的態度。

方首錢手拿著千年花雕酒壇親自為溫家兄妹滿上了一杯。最后把自己的酒杯也倒滿了。

方首錢站在放滿珍饈美饌的酒桌前,端著酒杯:“我方首錢向來敬重身懷絕技的英雄。前些年遇到中棠兄,讓方某覺得萬分榮幸。而如今又見溫小姐,也著實讓方某驚艷了把。溫小姐,前些日子招待不周,還望見諒。”

溫如錦見對方如此,請直覺覺得對方是個真性情的人。也端起酒杯對著方首錢示意,謙讓道:“承蒙方少爺厚愛。”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古代言情
  3. 女強男強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福彩 国外p2p理财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组三统计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值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走 群英会任二计划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黑龙江11选5开讲结果 安徽11选五前三和值走势 借钱炒股叫什么 今日上证指数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官方 快乐10分走势图快乐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3u线上娱乐百家乐 体彩排列三中奖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