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禁地獵人

更新時間:2020-03-11 19:24:42

禁地獵人 已完結

禁地獵人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獵鷹 分類:軍事 主角:陳八岱,夏若冰

小說《禁地獵人》是作者獵鷹創作的一本熱門軍事小說,主角為陳八岱夏若冰。陳八岱蹲在那不到20平方米的小小鋪面,整理著新進的貨——這批貨掏空了他和他發小口袋里最后一毛錢,但終于把鋪面塞得滿滿當當的了,讓這個剛開張不久的小店有了那么一點實力的感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汪興國也覺得有些見鬼了,最后一絲光線暗淡下來,汪興國看著手中的火把快滅了,他又重新點燃了一個,將舊火把插在了地上做路標。

  雖然一直沒有找到出路,不過爬高了這么一段之后,陳八岱的頭暈癥狀有所緩解,閔先生的眼神似乎也有了回魂的模樣,斷后的陳八岱總覺得身后有些不舒服,他回頭一看,驚叫道:“狗蛋兒……火!”

  汪興國回頭一看,插在岔路口的那個火把本來是快要熄滅的,可是這時候汪興國看到十幾米外的火把還在頑強地燃燒著,只是那火焰令人很奇怪。

  柴油的火焰是黃色的,可是現在那火把上的顏色竟然是淡藍色的,間或還閃幾下淡綠色的火光,過了一會,火把用盡了燃料,“噗”的一下好像一盞蠟燭被吹滅了一樣完全熄滅了,只有殘存的火星閃著幽藍的光線。

  閔先生疑惑地看著那個火把熄滅,這種景象似乎在哪里見到過,腦海里的那個聲音似乎被嚇住了,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一種化學反應,這里的空氣中有可燃氣體,可是閔先生那昏沉沉的腦袋始終想不起個所以然,他又困惑地看了看汪興國手里的火把,是非常正常的黃色火焰!

  “快走吧……”汪興國覺得這時候停下來并不明智,天已經黑了,必須盡快找到出路!

  “哦……”閔先生反應困難地應了一聲剛要拔腳跟上,可是離他不遠的地方“噗”的一聲,好像有什么東西被擠破了一樣,他看到了一樣東西升起來,一時間竟然不會說話了,只好拼命拉了拉汪興國。

  “怎么了?!”汪興國回過頭,陳八岱幾乎同時也看到了離自己不到3米的地方騰起了一陣幽藍色的光霧,慢悠悠地飄在空中,這時候好似一個骷髏頭一般,空洞的眼眶看著三人,下巴在空氣中緩緩飄動著,似乎在笑。

  “呵呵呵……呵呵呵……”閔先生跟著傻笑起來,那面容詭異,陳八岱看著目瞪口呆,心底一股涼氣奔騰而起。

  汪興國把火把伸了過去,那個骷髏頭好像碰到了克星,一下子散了形,空氣中只剩下幾縷幽藍的火焰,過了一會就消散了……

  “磷火!”汪興國說道。

  陳八岱并非沒有見過磷火,不過他見過的都是貼著地面星星點點般的磷火,這么大一團磷火還是頭一次見!磷火是動物的骨骼里的磷腐爛之后形成了磷化氫,這種磷化合物遇到空氣就會自燃,形成幽藍色的火焰。

  可是竟然這么大一團磷火……陳八岱突然想到這得多少尸骨才可能啊?再聯想到剛才是先“噗”的一聲,自己回頭一看就發現了這團東西,剛才還是脊背發涼,現在連脊背的汗毛都倒豎起來!

  看來這個棺材山的傳說并非空穴來風,如果這真的是磷火,那么自己就站在一片埋骨地上,這片埋骨地并非千具百具,而是數以萬計!想到這兒,陳八岱就算膽子再大也開始害怕了,他幾步躥到了汪興國前面:“我走前面……”

  汪興國倒沒想這么多,在野外有時候想得越多越嚇自己,當年自己當新兵的時候跟著老兵做野外求生,晚上出現點什么風吹草動自己緊張得要死,可是老兵卻安若泰山,后來事兒見多了,汪興國也淡定了,當務之急是先撤離,至于這到底是磷火還是別的什么以后再說。

  汪興國把火把遞給陳八岱,陳八岱聞著燃燒的柴油味,又有了火的溫暖,倒豎的汗毛終于貼了回去。

  剛剛喘了口氣,把狂跳的心壓抑下去,突然草叢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陳八岱神經質般地扭頭朝剛才消失的骷髏頭方向看去,接著他的瞳孔放大,盯著草叢中浮現出來的圖案,張著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拼命地拉了拉汪興國的衣袖。

  汪興國也聽到了聲音,一回頭,看到霧氣中的草叢中漸漸地顯露出一個光亮,幽幽地發出藍綠色的微光,接著越來越亮,猶如草叢中一只冷漠看著他們的眼睛,接著第二個、第三個,不一會草叢里密密麻麻地顯現出更多的藍綠色眼睛,那窸窸窣窣的聲音也停了下來,空氣中寂靜得瘆人,過了好一會,空氣中傳來一陣陣“咔咔”聲,聲音越來越整齊,越來越大。

  “鬼眼!”閔先生低聲叫了一句。

  汪興國覺得情況不妙,這聲音通常表示威脅和警告,但這時候可不是過去看看草叢里到底是什么東西的時候。

  “快走!”汪興國拉了一下陳八岱,此時陳八岱哪還能思考,拔腿就往山上跑去,遠離草叢。

  閔先生還直愣愣地站著,汪興國推了他一把,他才從驚愕中回過神,抬起沉重的腳,往上山一路小跑,遠離他口中所說的“鬼眼”。

  眼看著三人離去,草叢中的“鬼眼”慢慢地沉寂了下來,閔先生抽空回頭一看,霧氣中那些藍綠色的眼睛慢慢地消失了。

  三人又走了一個多小時,這兒的霧氣淡了一些,潮濕空氣里的那種帶著酸腐的甜味氣息也淡了,汪興國隱隱地看到了一片石壁,心想總算是爬到漏斗邊緣了。閔先生那些詭異的癥狀隨著爬高慢慢地消失,雖然依舊昏沉沉的,可此時至少能跟上汪興國。

  兩人現在手里還剩一個火把,2公斤的油桶也所剩無幾,看到了有地標,閔先生也精神大振,加快了腳步。

  不過他們跑到石壁邊的時候卻失望地發現,這兒并不是鬼門關,這個發現讓大家有些氣餒,他一**坐在了一塊石頭上,喘著粗氣。

  “嚇死你陳大爺了。”陳八岱抹著額頭上的汗,一路上他三步一回頭,但那些“鬼眼”并沒有對他們有進一步的惡意,也沒打算追出草叢,不管怎么說,現在是安全了。

  喘勻了氣,陳八岱覺得奇怪,為什么閔先生會認識那個東西。

  “閔先生,鬼眼是什么玩意兒?”陳八岱問。

  “棺材山有一個傳說,死去的人會變成鬼眼,窺探人間,代表著他們對人間的留戀。”

  “呃?就這樣?”陳八岱對自己剛才被嚇到感到好笑,這聽起來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過也有可能,他們會把活人帶走。”閔先生笑了笑,因為勞累臉上的肌肉有些僵硬,這笑容讓陳八岱看起來很瘆人。

  “所以棺材山是活人禁地。”閔先生又補了一句。

  陳八岱感覺到身上的汗毛又豎了起來,這時候天空一聲晴天霹靂,陳八岱下意識腦袋一縮,抬頭看了看天空。

  要是下雨,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聯想到剛才的鬼眼,難道這兒還有“鬼閃電?”

  云層并不厚,至少短時間內下雨的可能性還不大,這讓陳八岱把提著的心給摁了下去,但剛才閃電間,汪興國瞥見石壁上好像有些東西。

  汪興國用電筒照了照石壁,發現石壁上有刻畫的痕跡,他靠近一看,用手摸索著,一片比較平坦的石壁上,歪歪扭扭地刻著一些字,并非是雕刻的,而是有人用石塊用盡了最后的力氣刻上去的,許多字已經看不清楚,但汪興國在電筒光的幫助下,依稀看懂了幾個繁體字,其中有“救命”“鬼怪”“陰兵”等字。

  “看來還有人比探險隊來得更早。”汪興國從繁體字判斷,這些字至少都是一百年前留下來的。

  “會不會是那些死人想逃離發現被困了寫的?”閔先生明知道這非常荒謬,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提了出來,這會兒爬高已經讓他的腦子慢慢恢復了正常意識,但是各種鬼怪傳說和可怕的東西又充斥了進去……

  “哦……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又發現死人會寫字了。”汪興國聳了聳肩,開了個玩笑,這句玩笑好像咒語一般,將閔先生心里的恐懼和擔憂消減了大半。

  “陰兵又是什么東西?”陳八岱湊過來,那兩個模糊的字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

  “陰兵過道啊,很多地方不就有這樣的傳說嗎?死的人太多了,冤魂不散被陽間的人看到了。”汪興國隨口答了一句。

  通常在古代戰爭或者瘟疫過后,死亡人數眾多的時候,民間就會有這種“陰兵過道”的傳說,所以這對汪興國而言,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畢竟誰也沒見過“陰兵”是怎么出現的。

  “我們順著走一段。”閔先生能說出那段雖然荒謬但是也符合邏輯的話,這讓汪興國松了一口氣,至少現在他的意識在恢復,他們已經脫離了最危險的地段,既然已經到了漏斗邊緣,從這兒進來的,肯定有缺口出去。

  閔先生暗暗覺得汪興國非常冷靜!

  按照汪興國的判斷,鬼門關應該在左側,既然已經找到了路標,就不能再丟失了,幾人順著石壁邊慢慢摸索著找出路。

  一陣風吹過,這幾乎是今天的第一縷風,汪興國不經意地往下看了一眼,在薄霧中冒出了不少幽藍色的、淡綠色的火焰,有些火焰一閃即逝,而有些在風中搖曳,接著草叢中又慢慢地浮現出了閔先生嘴里所說的“鬼眼”,好像一雙雙亡靈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這三位闖入禁地的不速之客。

  陳八岱也看到了,這時候所有的鬼火解釋已經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汪興國聽到陳八岱因為緊張和恐懼而不自主的“呼哧呼哧”的呼吸聲,陳八岱停下了腳步,猶如一只被捕食者盯上的獵物,保持不動似乎能騙過這些幽靈的眼睛。

  “別停,繼續走……”汪興國提醒道,陳八岱神經質般跳了一下,汪興國無奈,只好推著他走。

  “我走不動了……”今天一整天閔先生幾乎沒有吃任何東西,加上恐懼和緊張,他的**酸痛開始打哆嗦,平時很容易跨過去的石頭這時候好像大山一樣橫在面前,好幾次都差點扭傷了腳。

  如果有人扭傷了那就更麻煩了,但這時候停下過夜,夜間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突然一陣很大的風吹了過來,汪興國竟然看到了星空!

  有星空就有方向,趁著霧氣沒有重新籠罩,汪興國找到了北極星,但他卻驚奇地發現,自己離鬼門關其實還很遠!

  按照汪興國的判斷,鬼門關在自己的左側,這沒錯,可是現在自己利用北極星定位之后發現,自己爬上漏斗頂的時候實際上方向已經偏離了差不多45°!這個偏差在野外是絕對不可容忍的,可是汪興國回想了半天也沒想出怎么可能會偏差這么遠……

  這陣風讓那些鬼眼一下子都不見了,風吹了幾分鐘就停了,霧氣慢慢地籠罩下來,那些鬼眼又開始出現了,遠遠地盯著這些不速之客,好像耐心的獵手,等候獵物自己虛弱、倒下,然后他們會一擁而上將獵物肢解!霧氣加速變濃,天空的云層又匯聚起來,云層中還隱隱顯現出輕微的閃電,過了一會,那些鬼眼好像被幕布籠罩了一般,慢慢地退去了。

  陳八岱往旁邊的石壁上一靠,想喝口水壓抑一下狂跳的心,突然感覺到腦后一涼,急忙一轉眼,看到一個人影從不遠處一晃而過。

  陳八岱揉了揉眼睛,可是他并沒有眼花,的確是有個人影,接著又是一個,好像從石壁中鉆出來一樣,在薄霧中模模糊糊的,急忙地往遠處跑去。

  “有人!”陳八岱低聲驚叫,汪興國轉過頭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影。

  “真的有人!我看著他跑過去了。”陳八岱賭咒發誓,那個模糊的人影還回頭看了他一眼,這讓他不寒而栗。

  連日的勞累可能讓陳八岱出現了眼花,他確信自己并沒有看到什么人影,閔先生也是一臉的茫然,這時候閔先生和陳八岱都已經到達了極限,繼續走下去可能會出現更多不可控的因素,汪興國得趕緊找一條出路。

  “這里有個缺口,我想我可以爬上去!”汪興國看到石壁有一道裂縫,抬眼看去大約有十米高,爬上這道裂縫之后應該就是石壁頂了。

  汪興國花了點時間爬上去,好像站在霧的頂上,頭頂上的夜空完整地呈現在眼前,可腳下幾乎是一片濃霧,再往遠處看去,那個方形的棺材山山頂好像在濃霧中長出來一樣,突兀地立在那里。

  “我看見了星空和棺材山!”汪興國叫道,這對大家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一低頭,看到霧氣中有幾個影影綽綽的人,在慌張地躲避著什么,一個人摔倒了,掙扎著滾進了霧氣里。

  “真見鬼了!”汪興國揉了揉眼睛,但剛才人影處什么都沒有,陳八岱沒有撒謊。

  但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他搜集了大家身上的自救扁帶,打了幾個結,把陳八岱和閔先生拉了上來。

  在濃霧中一整天,突然看到了星空,閔先生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他貪婪地吸了幾口新鮮空氣,這兒的空氣沒有一點味道,可是卻讓他覺得多么的舒暢——雖然有些麻煩,但閔先生堅信內心的信念會讓自己渡過一切難關,事實證明是這樣的,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坐在崖壁頂上,汪興國還在盯著剛才人影處看,可是仍舊什么都沒有,只聽到霧氣中隱隱傳來的聲音,似乎是人臨死前的慘叫和哀號……

  閔先生也聽見了,他側耳過來,眼睛盯著霧氣,似乎那里會冒出點什么東西,過了好一會,霧氣里傳來一陣陣的“咔咔”聲,卻沒有看到那些鬼眼。

  陳八岱四周環顧,想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遠處一陣風吹過樹林,樹枝的縫隙間透過一點燈光。

  “那邊有燈!”陳八岱叫道,順著陳八岱所指,汪興國和閔先生也看到了搖曳樹枝中透出的光亮。

  “村莊?”汪興國有些奇怪,但是這兒是棺材山的核心區,怎么可能有村落?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精怪靈異小說
  3. 現代懸疑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一 广西11选走势图一定牛 青海快三彩票开奖 吉林快三怎么预测大小 北京快乐8选一秘诀 福彩3d缩水软件手机版 专业配资公司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棋牌彩票游戏代理加盟 298棋牌游戏下载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股票分析报告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泳坛夺金全部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里边~珍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