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

更新時間:2020-03-31 23:35:15

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 已完結

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

來源:微閱云 作者:火焰朵朵 分類:穿越 主角:北玥連城,慕云冰然

作者火焰朵朵最新佳作《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堪稱穿越中的精品。書中火焰朵朵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北玥連城慕云冰然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六皇子慕云流緩緩在冰然面前蹲下來。

冰然下意識地縮了縮腦袋,生怕他再給她一巴掌。沒想到他卻執起慕云冰然的手,揉了揉,目光中竟然是濃濃的心疼。

“很疼?”他問。

冰然呆呆地望著他。

他竟然問自己疼不疼?

他不是應該嫉恨小十七的么?慕云冰然以自己二十年的人生閱歷來看,他眼中的心痛,真的不像是假裝的。冰然剛來到異世,先被人打了耳光,又被人踩了手指頭,這慕云流卻是第一個問她疼不疼的人。

冰然只覺得眼眶濕潤了。慕云流的身影變得如此慈悲為懷,如此高大,如此俊逸,如陽春白雪一般光芒耀眼,舉世無雙……

慕云冰然正激動的快要熱淚盈眶的時候,異變陡生。

突然,慕云流那一絲心疼的眼神瞬間不見。他冷笑一聲,大手一伸,修長干凈的手指便捏住了慕云冰然尖尖的下巴,狠狠地捏著,似乎要把這細皮嫩肉摳出一個窟窿來,聲音也陰冷至極。

“被你打了一掌,我的%.口也很疼……你就這么想讓我死?”

他冷冷吐出一句話,雙眸倏爾閃過一絲白光。

這少年變臉怎么比翻書還快!冰然一時沒反應過來,只覺得腦中因為慕云流產生的陽春白雪的美麗景象全部煙消云散。原來他的以德報怨是自己癡人說夢了。

慕云流哼了一聲,猛地甩開她的下巴站了起來。冰然不得不仰起頭才看得清他頎長的身影。

“既然沒死,你需得做好受懲罰的準備!”他冷冷說道。

懲罰?他要怎么懲罰自己?老天!

慕云冰然一愣,他便已經轉身,飄飄然走開了。

慕云紫媛那臭丫頭揪了揪冰然的頭發,竟然踩著慕云冰然的手,臭屁地跟在哥哥后面也走遠了。

冰然很快被帶到嵌**。

兩個宮女把冰然壓進一個黑屋子,然后在外面談話。

冰然依稀聽見她們一個說:“誒,淑妃娘娘在睡覺,現在還不能打擾。先把這jian人關在這里便是。”

另一個說:“十七公主也挺可憐的……”原來自己真是公主誒。

第一個說話的那個宮女立刻喝道:“閉嘴!你竟敢為十七說情?小心周嬤嬤聽見,要了你小命!”周嬤嬤是沈淑妃的心腹,也就是打冰然耳刮子的中年宮婦。

第二個說話的宮女聲音里滿是惶恐不安:“看我這張爛嘴,姐姐聽見了就當沒聽見。”聲音接著變得義憤填膺:“那十七公主根本不是公主,是她娘婉娘偷人生下的。天子腳下,婉娘竟敢這般有失婦道,本應該浸豬籠,可是我們淑妃娘娘仁心慈愛,向皇上請命饒了她們母女的性命。誰知道十七這么不知好歹,非但不報恩,反而打了六爺一掌,六爺倒地吐血的時候,真是嚇死我了。原來小十七竟然是會武功的哦……我們天天在她身邊,竟然都不知道……小十七太惡毒啦!”

冰然心想:你變臉倒快!竟然說十七惡毒,剛才也不知道是誰說十七公主也挺可憐的!

第一個宮女接著道:“淑妃娘娘這次是被氣壞了,想我們娘娘進宮三年都得不到一個龍子,后來好不容易有了六爺,自然是把六爺放在心尖尖上了。我們六爺有多少女子趨之若鶩啊。那小十七怎么舍得打我們六爺呢?幸好上天保佑六爺,這傷總算是養好了……你說,六爺得多恨十七啊……"

她們又嘰嘰喳喳地討論了半天。冰然豎著耳朵聽,依稀弄清楚了十七的身世。

原來十七是皇帝的女人偷人生下的孽種。只不過事情敗露后,婉娘和十七一直受沈淑妃的庇護,皇帝饒了她們的性命。皇帝被人戴綠帽,卻饒了婉娘母女,可見沈淑妃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從此,這對母女便生活在嵌**。也從此,十七從公主便成了十六公主慕云紫媛身邊的婢女。

事故發生在上個月。

跋扈的十六公主慕云紫媛無聊了,便拿針戳小十七的手指頭。向來逆來順受的小十七突然瘋了一樣毆打慕云紫媛。

六皇子慕云流看妹妹被打,一時生出了個人英雄主義,替妹妹紫媛擋住了小十七。小十七大喝一聲,砰地給了他一掌。沒想到小十七掌力如此雄渾,慕云流也是練武的人,卻被她一掌打得吐血,差點死掉。原來小十七雖然溫柔,逆來順受,可是她其實是偷偷學了武功的。這下暴露出來,全后宮都震驚了。

被害人慕云流的母妃沈淑妃氣惱至極,便向皇帝請命,賜給小十七和她母親婉娘兩條白綾,令她們自盡。把皇子打得半死的人,自然是罪不容誅了。皇帝本來就惱恨婉娘為他帶綠帽子,之前淑妃攔著不讓他殺人,這次,便同意處死她們母女。

可憐她們母女的命,就這樣,如風中草芥,還是被扼死在了這黑暗的宮闈之中。

更令人發指的是,淑妃見她們死了依舊氣難平,竟然命令宮里司禮監不準給這對母女辦葬禮。把她們的尸身丟到墓園里隨便埋。

慕云冰然搞清楚小十七的身世,被深深震撼了。

這沈淑妃在宮里一手遮天,既然她要十七死,如果看到自己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豈不是得把自己再次整死?

而那婉娘的姘頭也真有膽量,竟敢偷皇帝的女人。

十七卻也是身世可嘆,不管母親偷沒偷人,她卻是無辜的啊。七歲之前一直被稱作公主,七歲之后卻被別的公主使喚來使喚去,十七心理壓力得多大啊。她打六皇子一掌,定然是被慕云紫媛與慕云流這對兄妹逼急了吧。可是她一時反抗卻被逼勒死,太太太凄涼了啊!

慕云流被一個小女孩兒打了一掌,肯定懷恨在心,他會怎么處理自己呢?

這皇宮之中還有多少黑暗的事情?

冰然想想就害怕,身子也不禁一哆嗦,心想著,自己將來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突然砰地一聲,門被打開,一個中年宮婦走了進來,正是那個扇了冰然耳刮子的那個周嬤嬤。幾個健壯的仆婦緊跟著她也進了來。

冰然不覺一陣慌亂。她們這是要干什么,不會再度勒死自己吧。

“十七,對不住了,請吧!”那老宮婦冰冷著一張死板面孔,冷冷說道。她正是沈淑妃的心腹周嬤嬤,此刻奉淑妃之命來提審小十七。

慕云冰然被幾個健壯的仆婦拉到嵌里沈淑妃的跟前。

沈淑妃躺在流蘇帳子后面的貴妃榻上,影影綽綽地看不清楚。就是這個女人勒死了小十七母女。慕云冰然不禁惶恐不安起來。

丫鬟仆婦太監站了一大堆,都屏息恭謹地站著,眼皮都不敢多抬一下。

“跪下!”一個冷厲的聲音喊道。

猜你喜歡

  1. 穿越種田小說
  2. 女生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