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傲視傳奇

更新時間:2020-03-24 16:48:50

傲視傳奇 已完結

傲視傳奇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灰機 分類:仙俠 主角:白少山,冷芝靈

主人公叫白少山冷芝靈的小說叫《傲視傳奇》,本小說的作者是灰機所編寫的武俠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追影的神情很驕傲,他的驕傲來自于對于自己的自信,他相信只要他出手,擒拿住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易如反掌。和大多數的小說橋段里面的一樣,在巨大的優勢面前,占據著優勢地位的人,總是喜歡顯擺。而顯擺的方式,便是用語言來嘲諷對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冷傲山莊里面,麥浪起伏的后山,看起來是那么的祥和,但是冷雨寒和冷芝玲這對兄妹卻知道,這后山便是冷家的一座禁地。

便是這十幾年來,他們兄妹兩個人一直都很刁蠻任性,冷傲山莊周圍的風景地點都被兄妹兩個人看遍了,不過卻從來沒有來過這一處禁地。

這里被稱之為是禁地,自然便是絕對禁止入內的意思。不過現在的冷雨寒和冷芝玲,不但是來到了后山這處禁地,而且還走到了禁地里面的地宮當中。

這地宮,便是一處密室,不管從什么地方來看,這地宮都是一座密室。只是和尋常財主家的密室比較起來,這密室顯得格外的大。

整個密室,不知道有多少層,至少冷雨寒和冷芝玲這對兄妹,不知道密室有多少層。他們來到了密室跟前,兄妹兩個人正要向密室里面走進去。

便在這個時候,冷雨寒的眼角余光,看到了地面上的一條淡淡的影子。這影子便在他們的背后,而他們的影子則是踩在了自己的腳底下。

那么這就意味著,背后的那個影子,并不是他們兄妹兩個人的。

冷雨寒利嘯一聲,腰袢當中的佩劍豁然出鞘,向著地面的影子處刺殺了過去。影子是無形無質的,刀劍等等兵刃根本就不可能對影子造成實質上的傷害。

不過,在冷雨寒佩劍動的一瞬間,地面上的影子也是豁然動了起來。那身影沖天而起,好像是一塊巨大的黑布一般,向著冷雨寒襲擊過來。

那影子不是真的影子,而是一個人,普天之下能夠將追蹤偵查術法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恐怕只有武林盟八虎之一的追影了。

這影子,的確是追影。

在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進入到這處密室的時候,武林盟主蔡文庭便帶領著手底下的影子來到了密室的入口處,本來,蔡文庭是打算親自下去,來追捕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的。不過這禁地里面的一切都是未知數,他不敢貿然用自己的生命作為賭注,于是便派遣追影下去追蹤。

追影的追蹤術,便是天下無雙,就算是和追命比較起來,也不逞多讓。不過他也沒有預料到他,看似很完美的影身,卻還是被冷雨寒不經意的一瞥給看到了。

既然被發現,追影現在唯一需要執行的,便是將面前這個叫冷雨寒和冷芝玲的青年人給抓捕回去。這兩個人都是盟主實在不得的人物,將他們擒拿回去,這便是首要的功臣。

想到這里,追影一出手,便是兇狠的招式,想要將冷雨寒一舉給拿下。按照他這么多年的江湖經驗,他自然清楚,這對兄妹兩個人當中,哥哥的武功比較高,只要將冷雨寒給擒拿住,要想將冷芝玲給抓住,便是不需要耗費吹灰之力。他的手掌抓向了冷雨寒,冷雨寒的一劍刺殺過去,還沒有來得及回劍,不過這個時候,回劍的話,他沒有任何的時間,而如果不回劍的話???

不回劍的話,想要擋住這追影的一抓,幾乎是不太現實的。在這關鍵時刻,冷雨寒干出來一項不同尋常的舉動,他的身軀沒有向后,而是向前。

追影的身軀,正在抓向他,他這樣向前,主動將身體交給對方的襲擊范圍內,在一般人看來,這就是自殺的動作。不過冷雨寒從來都知道,他不是一般人。

他撞過來的勢頭非常的兇猛,便是這個世間反應最快的人,也不可能躲避過去。追影這樣的武功高手,在這個時刻也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他的手抓出去,肯定能夠將冷雨寒給擒拿住,不過冷雨寒沖撞過來的勢能這么大,便是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在這樣的沖撞能力下,全身而退。

于是,眼看著就能夠成功,追影卻是怪叫一聲,就好像是貓頭鷹在夜晚的樹梢上鳴叫一般。他的身影向后退過去,躲避過去冷雨寒的撞擊。

不過,他這樣的變招,屬于無奈之下的無奈舉動,在想要一舉將冷雨寒給制服,已經喪失了先機。他的眼眸微惱怒,對于追影這樣的高手來說,這本來便是一種奇恥大辱。

一招逼退了追影,冷雨寒的身軀沒有選擇后退,一般人和實力遠超自己的人打架的時候,一旦占到了便宜,就要立刻撤退。

誰能夠料到,冷雨寒在用出來一記怪招的時候,并沒有和大多數人選擇的那樣后退,而是身軀再度向前,手里面的劍花飛舞。

一出手,他就用上了混元劍術,無數的劍影在他的面前和追影的中間,構造成一堵墻,在這樣的劍影墻壁下,便是追影這樣的人物,也不可能從劍影里面穿過去。

追影沒有穿過去,虛空當中的那一抹影子,開始漸漸的消失不見,在冷雨寒的對面,出現了一個中年文士。這中年文士看起來特別的斯文,不過一雙黝黑的眼眸子,卻散發出來令人惡心的光芒。

這人,便是追影。

或許說,現在的中年文士,才是真的追影,而剛才的黑影子,不過是追影制造出來的罷了。他以前從來不將自己的真面目在大庭廣眾之下揭開。

在武林盟當中,也只有武林盟主蔡文庭和唐等人,見過追影的真正面目。

他露出來了自己的**,便是代表著他現在真的很憤怒。這樣的憤怒出自于%.口當中,來自于心扉里面,便是一盆涼水,也不能將這盆憤怒的火焰給澆滅。

在出離憤怒的時候,他總是卸掉偽裝的面目,用真身來示人。追影的這個癖好,知道的人并不多,用他自己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要讓對手死之前能夠瞑目。

看著中年文士,冷雨寒的眼眸微微收縮,他不是傻瓜,不是沒有成年的小孩子,自然明白現在的局勢。剛才出其不意逼退了追影,完全是因為他采用的是拼命的打法。在這樣的打法下,追影這樣的人物,又如何會心甘情愿的和他硬碰硬。

不過現在看來,這樣的舉動讓追影很憤怒。

“你們,激怒了我!”

追影看著冷雨寒和冷芝玲,冷冷道,“不愧是冷傲山莊莊主的冷無情的兒子,這戰斗風格和你的老子如出一轍。我追影縱橫江湖這么多年,很少被人逼出來我的肉身。”

“你很幸運,也很不幸運!”

追影的神情很驕傲,他的驕傲來自于對于自己的自信,他相信只要他出手,擒拿住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易如反掌。和大多數的小說橋段里面的一樣,在巨大的優勢面前,占據著優勢地位的人,總是喜歡顯擺。而顯擺的方式,便是用語言來嘲諷對手。

武林盟八虎之一的追影,也不例外。

“說這些話,有什么意思?”

冷雨寒看著神情驕傲的追影,他的神情也很驕傲。他的武功盡管沒有追影那么高,但是在這一刻,他卻知道,自己一定要表現出來很驕傲。

因為這種驕傲的神態,能夠激發起來敵人的憤怒。追影現在很憤怒,一旦他再度憤怒起來,那么這熊熊的怒火,很有可能變成焚燒身軀的東西。

冷雨寒便是要激怒這追影,他知道追影是被人派遣來追殺他的,在朝陽城內部,武林盟最大的人鎮守在這里的唐。他相信,沒有唐的命令,這追影不敢殺他。

“小兔崽子,你讓爺爺我很憤怒!!”

追影的確是被冷雨寒給激怒了,他的臉上青筋都鼓起來,看的出來時怒不可遏。他這樣的大人物,習慣了大人物的身份,也就有了大人物的心臟。

當大人物的心臟被蹂躪的時候,他當然要爆發。

追影的爆發,便是再度向著冷雨寒撲殺過去,他的腳底下踩著七星方位,一上來就封鎖住了冷雨寒可能的行動空間。無數的拳影子之下,冷雨寒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去密室!”

冷雨寒利嘯一聲,他的話顯然不是向追影說的,而是向被他保護在身體后面的妹妹冷芝玲說的。他知道便是他們兄妹兩個人聯手,也決然不是那追影的對手。如果落在了追影的手里面,他們兄妹兩個人,肯定是生不如死,既然是這樣的話,唯一的出路,便是在地宮密室里面入口。

這入口,黑壓壓的一片,沒有人能夠看清楚入口深處的東西,便是密室石壁上面的一盞盞油燈,他們的光芒也照射不到那黑暗當中。

看的出來,冷家禁地,這密室地宮里面定然有什么重要的東西。

要不然的話,什么人會處心積慮的在這里修建一座地宮密室。

“哥哥,我來幫你!”

冷雨寒的意思,冷芝玲并沒有怎么領會,在她的眼睛里面,她只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離開哥哥冷雨寒。在哥哥冷雨寒落在危險的時候,她這個妹妹,又如何會棄自己的兄長于不顧,獨自逃生的。在冷芝玲的心里面,她和哥哥冷雨寒,從來都不是兩個人。

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這對兄妹,更像是一個人。

“誰都逃不掉!”

那追影冷冷一聲笑,他的身影好像是一頭蒼鷹一般,向著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撲殺了過來。身影無數,似乎周圍都變的黑暗了起來。

在這樣的局面下,唯一的逃脫路徑,便是背后那一道同樣很黑暗,看不清楚門后面是什么東西的門。生死時刻,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都沒有任何的猶豫,本來他們就打算去密室當中一看究竟,而現在追影的到來,不過是加劇了他們這樣的一個想法而已。

追影的手,抓在了虛空當中,撕扯下來冷雨寒身上的一片碎布。他眼睜睜的看著冷雨寒和冷芝玲這對獵物消失在他面前的黑暗當中。

“豈有此理!!”

追影狠狠說道。

他心有不甘,他這樣的高手,被兩個乳臭未干的人給逃脫掉了,如果傳揚出去的話,以后在江湖里面,他就沒有臉繼續混下去了。

他想要跳入到面前的黑暗當中,去將冷雨寒和冷芝玲這對獵物給抓出來。不過他的身影剛剛移動,便有一團黑氣,出現在了他的后背上。

在黑氣的周圍,亮起來兩盞跳動著熒光的燈光。這燈光不是石壁上鑲嵌的油燈的光芒,更不是一般蠟燭的光芒,也不是天上皓月和星辰的光芒。

這種光芒,類似于是墳墓堆積千年腐化出來的鬼火。

看到這鬼火,追影的身軀微微停滯了下來,眼眸深處有一抹恐懼。普天之下,能夠讓追影這種武林高手恐懼的東西不多,只有同樣是武林高手的人,才會讓他恐懼。

而背后的那個人,的確是這樣的武林高手。

因為,他就是現在武林盟的盟主蔡文庭。蔡文庭好像是鬼魅一樣站在追影的背后,悄無聲息,這樣的武功造詣,便是追影這般高手,都覺得有些詫異。

要知道追影和追命這兩個人,最擅長的便是追蹤奪命。他下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盟主大人靠近,那盟主大人的武功到底到了怎么一種驚世駭俗的程度了呢。

“追影,很長時間沒有看到你這么狼狽了。”

蔡文庭神情淡淡,沒有任何情緒,他的眼眸很黑,就好像白眼珠子消失不見了一般。他看向追影,眼神平淡,但是卻充滿了一股不可違抗的氣息。

就算是追影這樣的武林高手,都差點跪下去。

“那兩個小鬼,實在是太狡猾了!!”

蔡文庭憤怒道。

“不是他們狡猾,而是我們的原因!!”

蔡文庭淡淡道,“冷無情的這兩個余孽,我們耗費了巨大的資源才知道,但是在朝陽城的時候,居然從防守森嚴,可以稱之為天塹一般的朝陽城里面逃跑掉,這本身就不符合常規。”

“唐和你們八虎,讓我很失望啊。”

蔡文庭的語氣,依舊很平淡,就好像是在講述一個無關痛癢的故事一樣。他的神情沒有殺氣,但卻有一股蕭殺的味道從他的身軀里散發出來。

在這一刻,周圍的空氣仿佛被凝固起來一樣,忐忑不安的追影,甚至于還聽到了驚雷的聲音。

“屬下罪該萬死!!”

面對著武林盟主蔡文庭,面對著這位不可一世的武林高手,便是追影這種高傲自負的人呢,都要低下去高貴的頭顱。

“這種事情,我不希望在發生一次!!”

蔡文庭冷冷道。“你回去吧,在外面等待著我,我去里面將那兩個小鬼給抓回來。”

“是!”

追影沒有任何異議,對于武林盟主蔡文庭的話,他從來都是言聽計從。這倒不是因為他骨子里面有多尊重這個武林盟主。

而是,他實在是很畏懼這個武林盟主。

蔡文庭沒有去看追影一眼,他的身軀一動,向前跨越出去一步,已經來到了那座黑暗的門前面。他的手指微微一伸出,手指尖部,便有一束光明。

這光明,并不是燭光,也不是燈光,更不是天上星辰的光芒,而好似來源于他的黑魔法。光明來到了黑暗當中,瞬間被放大了無數倍,蔡文庭的眼眸微微瞇起來,他看到了門后面的情況。

這道門,并不是一個通向水平位置的門,前面沒有任何的道路,只有一道更深的豎井,便是他制造出來的這種純粹的燈光,從這里伸進去的時候,也看不到豎井里面任何的東西。

豎井茫茫,似乎伸到了無窮的地方。

“我倒是看看,你們冷家這座禁地,里面到底有什么機關!”

蔡文庭的臉上,露出來一抹自信。作為當今天下武林第一人,武林盟的盟主大人,他的確應該有這樣的自信。自從白少山被他斬殺,冷傲一刀冷無情也死在了他的手掌下,那么這個武林,還有誰能夠和他相互媲美。

什么少林寺,什么武當派,什么華山派,這些武林門派,都要俯首稱臣。

蔡文庭的身影,向著豎井里面跳下去,他的動作時跳躍的動作,但是和一般武林中人的輕功有些不一樣的是,他的腳底下,仿佛有一朵蓮花在漂浮在那里,拖住了他的身影。

他的身影,看起來好像是緩緩降落下去一般。

便在這個時候,豎井的井壁上,有機關的響動聲音。蔡文庭的臉上,帶著一抹戲謔一般的笑容。在他看來,這樣的機關暗算,如何能夠傷害到他。

飛射出來的羽箭,被一團黑氣包圍起來,就好像是針插在了棉花里面。蔡文庭的手一揮手,那無數的羽箭就被他信手給掃落。

“雕蟲小技,也想要來暗算我,冷無情啊冷無情,你的冷傲一刀雖然厲害,不過你到底是沒有任何的眼光啊。”

黑暗當中,響起來蔡文庭的聲音。

而在豎井的井底下,冷雨寒和冷芝玲兄妹,可完全沒有蔡文庭這么信手從容,在他們掉落的過程當中,同樣觸發了機關,冷雨寒的肩膀上,被羽箭給射中,正在不停的流淌著鮮血。

而妹妹冷芝玲的臉色,卻是微微有些發白,她的嘴唇上面,掛著一抹血痕。而在她的%.口上,斜插著兩枚羽箭,傷口處正在不斷的流淌著鮮血。

“這里面,居然有機關!”

看著妹妹的傷勢,冷雨寒的臉上出現了懊惱的情緒。剛才在下降的過程當中,實際上他完全有肯呢過將機關里面的羽箭給擋回去。

可惜的是,因為一時之間的大意,他并沒有這么做!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異能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