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原來情深不淺

更新時間:2020-04-01 12:05:51

原來情深不淺 連載中

原來情深不淺

來源:掌中云 作者:喜小悅 分類:短篇 主角:司振玄,顧安童

主角為司振玄顧安童的小說《原來情深不淺》作者是喜小悅,顧安童茫然的接過這些,自己都不記得和那服務生小姐說了什么,當桌旁又只剩她一個人的時候,目光下意識的就看向包廂緊閉著的門。...。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原來情深不淺在線全文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但是如果這項目一定要顧安童負責的話,可就沒辦法轉給司岳云。

謝劍晨持著諱莫如深的表情帶著那幅畫離開了包廂,順便還交代說今天他們幾個人在茶樓里的飲茶全部免單,可顧安童哪里還有心思喝茶,只看著司振玄發呆。

“發什么呆,準備回去。”司振玄伸出手指來,在顧安童的額上輕輕一彈,站起身來。

顧安童抓住他的衣袖,略有點緊張的問:“那這之后要怎么處理?”

“你是不是又覺著我在故作聰明?”顧安童見司振玄還復到原先不愛說話的模樣,只好扶著他的胳膊追問了句。

其實她很怕司振玄再度認為她故作聰明,畢竟今天她似乎一直都在出風頭,可是她出面說那幅沈周的畫,也是想幫司振玄撇清嫌疑,否則依著她往日的性子,她是絕對不可能在這種場合開口的。

司振玄意外的瞥了她一眼,“沒有,我有那么刻薄?”

這樣的回答讓顧安童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心說他已經表達過兩次不喜歡她這樣做,有時候她也不清楚怎樣才能讓司振玄滿意些。今天的進展如果是皆大歡喜也就罷了,可謝劍晨偏偏單獨將她拎了出來,這可就令她心情都忐忑起來。

司振玄沒再多說什么,領著顧安童往外走,剛打開包廂門,都微微一愣。

身著寶藍色裙衫的孟玫正站在外面,手里頭還拿著手機似乎要打電話,見到司振玄和顧安童出來后,不覺兩眼一彎,笑瞇瞇的說:“沒打擾你們吧?”

顧安童回頭看了眼坐在桌邊的司振玄,單手在那門上微微一緊,又恢復了往日那種清冷孤高的感覺,只是那只手不由自主的在輕輕顫抖著。

這個孟玫……明知道司振玄已經結婚卻還親自找上門來,意味已然不言而喻。

她冷聲說:“你們聊。”

她并沒有任何權利去阻攔這件事,誰讓司振玄和她約法三章過,他有他自己生活的自由。

上一次她可以醉酒鬧事,這一次她能做什么?

尤其是剛才,司振玄恐怕對她已經非常不滿,如果再做出些不當的舉止,她會被立刻掃地出門吧?

顧安童走到二樓窗邊的竹桌,找了個空的位置坐下,外面的喧嚷聲入了耳中,仿佛雨打芭蕉葉,春日綻雷,陡然間心里頭就空落落的。

二樓的服務小姐很快便送來了一壺好茶,以及一張金卡,說是謝二爺特地交代的,以后顧小姐來蓉城,只要到這茶樓,就給予免單的貴賓服務。

顧安童茫然的接過這些,自己都不記得和那服務生小姐說了什么,當桌旁又只剩她一個人的時候,目光下意識的就看向包廂緊閉著的門。

司振玄現在會不會很討厭她,正巧又趕上孟玫到來,或者已經沒有什么寰轉余地了。

和司振玄相處的時間的確沒有那么久,但是他對于她的意義終究不大一樣——理智告訴她,她必須要想明白,怎樣才能挽留住司振玄答應和自己繼續虛與委蛇下去,而不是選擇過幾個月就離婚,可是腦子里一團亂麻,幾乎時不時就是夢里頭的那種場面迎面而來,令她喉頭都有些發緊。

對,目的,她要知道司振玄當初娶自己的目的。

是為了挽住司家的顏面,還是為了他自己在司氏企業站穩腳跟,又或者單純是覺著自己可憐?

當初她丟下戒指,的確是想讓司振玄撿起戒指,不過她的想法很單純,司家如果要促成這場合作,必須是司家的公子和她結婚。

可后來的發展與她想象又不大一樣,司振玄居然并不是親生的兒子,他是養子。

假如司振玄僅僅是為了顏面,那他的確沒必要撐到一年,公開場合面子給足,私底下該怎么解決就解決掉了。但是她如果用最叵測的心理去揣摩司振玄站起來的心態,是為了他自己呢?她似乎還能賭一把?

“我為什么要認錯?”顧安童自言自語了句,眼底的淚水險些就要落下,如果不是為了司振玄,她何必做這個出頭鳥。

可是現在呢?他誤會她,卻和自己的緋聞女友在一個包廂里說話,甚至都不和她解釋一句。

顧安童臉色漸漸蒼白起來,抓起手包就朝著樓下走去,如果她現在不離開,恐怕就會去砸那包廂門。

可到底她也不可能那樣做,否則跟一個潑婦沒什么區別。

剛沖到樓下,迎頭便瞧見一個熟悉的人站在門外,那是司岳云。

司岳云似乎是在等他們,見到顧安童獨自下樓的時候,雙眸微微一亮,趕緊對她招了招手。

顧安童皺了皺眉,這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說她現在最反感的人,江暖和司岳云當屬第一。

她很不想和這個人單獨相處,幾乎是在立刻便要轉身,司岳云一把進來拉住她胳膊,“安童,我們談談好么。”

“我和你還有什么好談的?”顧安童冷冷的問了句。

司岳云伸手攔住她的去路,笑了笑說,“好容易小秋不在,咱們就不能心平氣和的談談未來么?”

那次在酒店房間看見顧安童那么風情萬種的時候,司岳云心里頭特別不是滋味——那修長圓潤的長腿,那不盈一握的小腰,還有那甚至隱隱約約眉眼中浮現的慵懶,都讓人只覺xing1感至極。

這本來應該是他的。

以前司岳云從來不覺著顧安童是這種人,甚至還背地里嘲笑過她不解風情,可是偏偏她展現出來的,是令人吃驚的一幕。

司岳云相當后悔當初哪怕先吃一口這美味甜點再放棄呢?可惜自己沒要的東西,在司振玄的手里變成了寶貝。

聽見未來兩個字,顧安童頗為驚訝的瞪大眼睛,這人沒事吧?她和他有什么未來可談?

礙于此時司岳云將路堵的死死的,顧安童耐下性子回了句,“你是說,我這個只做了一個月有名無實的前妻,現在你真正意義的嫂子,該怎么相處?”

司岳云展開一絲自以為很帥氣的笑容,“安童,我知道是我當初傷了你的心,讓你心里積怨,甚至不惜嫁給我大哥來報這一箭之仇。其實你沒必要這樣的,嫁給我大哥就是最好的選擇么?咱們在一個屋檐底下,雖然可以時時見到我,但你始終會難過的。”

顧安童相當意外,這個司岳云……他難不成以為自己深愛著他?

她終于忍不住失笑了,聲音是越加的冷淡,“司岳云,你能別這么自我感覺良好么?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只覺著惡心。”

“惡心?”司岳云朝前走了一步,非常自信的攤手,“你每次看見我和江暖的眼神,又哀怨又生氣又傷心,其實我也不好受。”

顧安童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司岳云這號人?他真的認為地球該圍著他轉么?

“你真是有病!”顧安童拼命的掙扎著,奈何司岳云的手勁居然很大,她一時間沒有推開對方,反而踉蹌了下整個背部撞到后面的白墻。

茶館的服務生們都非常好奇的看著這一幕,居然沒有一個人上前來勸解。

顧安童臉色蒼白的罵了句,“我告訴你,該吃藥的時候就還是趕緊去吃藥,別在我這里找存在感。”

“我大哥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司岳云伸手就指著紅褐色的樓梯,“沒見他和別的女人正在一個屋子里,你這樣重蹈覆轍有意義么?”

話剛落音,樓上傳來一聲輕咳,顧安童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就見司振玄和孟玫一前一后的走了下來。司振玄并沒有露出異樣的神情,反倒是孟玫,略有點意外的張了張口。

顧安童瞬間漲紅了臉,她狠狠的甩開司岳云,踉蹌的朝著外面跑去。

從來沒有哪一刻,像剛才那樣,令她好像當眾被甩了數個巴掌,羞辱的恨不能找個地洞鉆下去,以后再不出來。

連司岳云都會說出“沒見他和別的女人正在一個屋子里,你這樣重蹈覆轍有意義么”的話,可見司岳云與江暖,司振玄與孟玫,果然如同那場噩夢,真真切切的落到她的面前。

以前她總覺著自己不會當眾失去理智,可事實告訴她,一旦女人動了心,恐怕就不會那么容易強裝冷靜。

婚禮上,她以大將之風掌控全場,可偏偏在這蓉城茶館,她又如同殘兵敗將鎩羽而歸。

陡然間一腳踩到及踝的長裙,顧安童重心不穩,直接摔倒在地上。

下頜狠狠的撞到地面,疼的她瞬間倒吸一口涼氣,這才驚醒過來。

云海巷中到了中午時候,人已經沒有那么多,但她倉皇倒地的場面仍舊吸引了不少人注意,顧安童揉著磕傷了的胳膊肘,伸手握住*前的古玉長鏈,趔趄的想要爬起,結果身子有些不穩,險些又要摔倒,幸而有人及時伸手,托住了她的去勢。

“謝……謝謝……”顧安童低頭輕聲說了句,微微朝后退了一步,哪里知道對方握著她手腕的動作根本沒有撤回。

顧安童的身體僵硬了起來,即便沒有抬頭,眼底那只手她也非常熟悉。因為她曾經靠在他身邊,細細的觀察過那只修長而又好看的手。

司振玄!這下意識的三個字令顧安童心中微微一震,眼底滑過一絲委屈,“你、你放開我!”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愛恨糾纏
  3. 古代短篇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今期马会开奖结果现场 股票价格查询 江苏快3官方网站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遗漏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选号技巧个人经验 舟山体彩飞鱼技巧 黑龙江11选5遗漏 时时七乐彩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广西十一选5开奖结 快3 彩票投注平台 彩票一分钟一期的软件 2019上证指数年线 澳利在线怎么变成老虎配资了 炒股赚钱吗 风险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