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一品風華

更新時間:2020-03-31 23:19:40

一品風華 已完結

一品風華

來源:微閱云 作者:柯潤 分類:重生 主角:寧孟,孟寧

寧孟孟寧是這本叫做《一品風華》小說中的主角,很好看很不錯的一本小說;該小說出自于網絡作家柯潤的原創作品,主要講述的是孟寧醒來面對一個怪蜀黍,她不明白自己怎么變成了小娃娃,重生后的她發生了一連串的搞笑事件,拜師學藝,后發現自己與眾不同之處,通過自己的努力,也通過機緣巧合她開啟了自己的回憶,卻發現回憶非常的過于豐滿,于是她開始了自己這一世的巔峰之旅……后來她遇到真命天子,且看孟寧怎么玩轉重生后的世界,又怎么女扮男裝蒙混過關?后期她又是怎么進到宰相府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揉著疼的有點兒讓人吃不住的腦袋,孟寧覺得還是多虧了醉心訣,要不是自己已經被醉心訣徹底改了個通透,上一世的回憶一定會讓自己承受不住也說不定,畢竟容量太大,補充的又太急。福爾摩斯好像說過,人的腦容量就像是一套房間的容量,固定的就是那么多,用完就沒有了,如果需要新的記憶進入就需要倒出一部分舊的記憶空間,才能再裝進其他的東西,如果這個理論成立的話,她的腦容量看來還是比較大的別墅。

經過了前世記憶的灌入,雖然她已經是比較清晰自己的來龍去脈了,可是為什么要來到如今的華夏國,這一點兒還是想不通,難道是上一輩子的人品大爆發?如果這個推斷也成立地話,可以肯定的是,殺壞人確實還是可以攢人品的,那么這輩子仍然應該認真的遵循這個神奇的攢人品法則,萬一再有突發意外的話,說不定還可以穿越到更加奇特的世界中去,永生不滅呀有沒有。

孟寧興奮的籌劃著自己的“殺壞人計劃”之后,就不得不思考一個死循環的問題,這一世的孟寧為什么會被叫不靈撿到。小時候的記憶太模糊,這個對她來說還是可以算得上重要的問題,似乎還是需要如今的自己去搞清楚的。

孟寧努力的收編著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并且做出了適當的分析,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上輩子自己是個暗殺壞人的殺手,這輩子要做個保護好人的保鏢,原則上來說還是沒有違背她本性的;雖然她一時間整合自己的前世今生還是有點兒壓力的,不過此刻讓她糾結的已經不是自己的前世身世了,她好奇的是,自己這輩子的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記憶中的母親是那么的溫柔靜好,并且可以感受到她對自己有著那么濃濃的疼愛,自己走失以后她該是多么的傷心呀。要找到她,孟寧決定;上一世是孤兒,雖然有一個非常疼愛她的干爹但是沒有母愛的短暫人生也算是缺失最重要的一部分親情的;這一世的母親既然有線索就沒有理由不努力找找了,而且貌似記憶中的各種場景還是有那么一丟丟彰顯著顯赫的,有爹媽可尋那是千里千尋;有個顯赫的媽可尋,那么她起碼是一個跟快樂的千尋。

孟寧既然醒了,也睡不著了,她簡單的調息之后便開始考慮一個特別讓人糾結的問題,這輩子應該詮釋一個什么樣的自己呢?

冷艷高貴、犀利果決、美麗無敵的超級完美殺手?還是家世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的,被別人差點兒害了讓叫不靈撿回來的小女孩兒?或者還是暫時保持現在的惡磨教少主的狀態吧,畢竟順手,無需多做調試。

就硬件來說,就她這幅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完美身材精致面貌來說;她完勝了記憶中的兩個孟寧。就軟件來說,貌似她完全可以繼承兩個孟寧的所有記憶,盡管現在她的那些記憶還沒有完全回籠,不過以后自己的內存將會空前的強大,并且可能非常多元,說不定將來自己會由內到外都非常有百變女郎的潛質,當然前提是自己能讓自己不人格分裂的話……

太糾結了,老天怎么可以把她整合的這么完美,這么優秀,這么無可挑剔呢?老天不會嫉妒她,于是再讓她英年早逝吧。應該不會,因為她決定這輩子會拼命的攢人品,絕對要在二十歲之前殺死一百個壞蛋,現在就已經十八歲了,目標很高大上,任務很艱巨,想想還有些很興奮呢。

好吧,據叫不靈訴說當年的一些細節,再加上她自行的推斷,她十四年前的走失應該是隱藏著一個不小的陰謀,起碼不是拐賣人口那么簡單,畢竟誰會沒有緣由的對一個年僅四歲并且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可愛小蘿莉下殺手呢?

本著以往她孟寧天人合一的思想,順乎心意的作風,她決定自己既然是二十一世界的那個超無敵殺手孟寧又是某家世顯赫的孟寧,沒有理由不把自己的仇給報了;最重要的是,她決定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滅他滿門”的為人處世的原則,她一定要為自己討個說法兒;二十一世紀的她已經成功的與敵人同歸于盡了,基本上其實也回不去了;那么十四年前的自己被差點迫害的事情還是要有個說法的,還是要研究升級版的智幻果呀,她會認真的想起過去的事情,然后把相關人等凌晨叫起來去集體尿尿。

還有那個和自己貌似有一腿的小男孩;到底是不是未婚夫之類的呢?如果是,說不定就是自己找到自己的一個重要的線索,不過前提是怎么才能想起**,依稀記得那小子額頭有顆痣來著,也不知道記憶中的線索對不對。靠,為什么努力想下去,開始頭痛了呢?

好吧!至于該怎么想起那些讓她頭痛的回憶呢!?以后再想辦法吧,如今她還有更加實際的事情;那就是——下山!

有些事情想做就做了,既然該下山了,那就來一場說下山就下山的下山吧!

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睡得不亦樂于的包德祝,猛然醒來,毫不思索的就是一只飛鏢出去。

暗器上帶了火石粉,準確的點燃了蠟燭,于是屋里亮堂起來了。

包德祝無奈的看著自己chuang前的少主,嘆了口氣,雖然大半夜的來這么一出兒是挺惹人,不過惡磨教就是這么個規矩,能力決定一切,少主能溜進屋里來找你,你要是沒有本事直接將人轟出去,那就乖乖認真的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才能讓人好好睡覺吧。“少主,您下山需要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包德祝下chuang給她拿來了一個包袱。

“知我者,包大叔也,你放心吧,我回來的時候一定給你帶點好東西回來,不就是喜歡酒嗎?以前我偷你的那些,我還給你!”對于合作愉快的人,孟寧還是非常舍得的,再說是第一次下山,興奮是一定的,既然興奮,那在興頭上說點兒好聽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包德祝一聽有酒,登時就變得更加和善多了,就算之前多少有那么一點兒被起chuang的不悅,現在也是絕對的煙消云散了。“寧孟呀!你雖然在咱們山上有人寵著,師兄們都喜歡和你打打鬧鬧,玩的愉快,可是到了山下你還是要小心一些,須知道人心隔肚皮;不熟悉的人,還是要謹慎的!雖然你是條龍,可是也要耐著心性先盤兩天呀!”

在包德祝看來,寧孟是一個天賦異稟的奇才,就武功修為來說,那絕對是沒有話說,如今世上,她這個年紀的人,原則上應該不可能有比她更有潛質的年輕人了;可是潛力不等于實力;有武藝沒有心機混江湖也是白瞎的。當然,心計嘛,他也認為自己家少主還是有很多余額的,不過再聰明的人,沒有生活閱歷,也是白瞎的,畢竟沒有經歷過風雨的人,都是溫室的小花,與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那些老油條比起來,那都是弱不禁風的奶娃子。

“我曉得了!我寧孟是誰呀?那是咱們玉龍山上出了名的能屈能伸!”寧孟點點頭,一臉的認真。仿佛就是一個深明大義,能伸能屈的少俠一般。

將寧孟這個表情,包德祝差一點兒就相信了她說的那些話了;可是他機智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少主從四歲上山以來的“烈性劣跡”,比如說曾經因為自己的功夫不如她的某位師兄,不小心被她的師兄暗算了之后;當天晚上就在那個人的chuang上放了六只毒蝎子;還在事情敗露之后各種賣萌裝傻,以至于從此以后再也不敢隨隨便便招惹她了。再后來她為了學會攀巖,在山中各種練習,卻無意驚到了一條毒蛇;她嚇了一跳但是那條蛇也被嚇了一跳呀;可是她還是很耐心的找到了那條蛇,并將蛇抓起來拿人家窩里的蛋要挾那蛇從此以后見到她一定要繞著走。雖然其實那些蛋只是蛇君偷來還沒有吃完的鳥蛋,只不過寧孟那時候還小,并分不清蛋的種類而已。再后來,有人上玉龍山拜師學藝,說是拜師,但是被送來的是個紈绔子弟,自持年紀比寧孟大,修為比寧孟高點兒,拒絕了做寧孟的師弟;好家伙,寧孟當場拿出了看家本事,生生將自己的師弟設計成了自己的師侄,說起來這都快十年了,如今那小子見她還是會畏畏縮縮,死都不肯招惹。

想到這些,包德祝也不敢多想了,他只是盡量平和的重申到。“寧孟呀,我的意思是,咱們自己稍微學會忍耐一下,不是只教會別人能屈能伸!”

怎么說呢,惡磨教的宗旨就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不過有時候,寧孟時常會將兩層意思曲解,在她努力的提升著自身武功修為的同時,不忘提攜他人。時常能做到一些別人吃得苦中苦自己方位人上人的事情。

“這樣呀!”寧孟仔細考慮了一下。“行吧!我盡量吧!總之不會給惡磨教丟人的!”

“呃~~”包德祝突然覺得其實囑咐她這些也沒有太大的意思。按他的了解,其實少主應該屬于有保障之后的為所欲為,這么說起來其實從小到大還是比較有分寸的,從來也沒有見她真正的折騰下天來把自己砸著。“寧孟呀!你能這么想就挺好!還有一點兒就是,第一次出門,小心些,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就不要以本來面目示人了,你不知道,江湖上英雄居多俠女卻少,你的花容月貌未必就能給你帶來實質的好處!”

“得嘞!包大叔的意思我明白了,小心為上安全第一!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你要是再這么磨蹭下去呢,我就得吃完早餐再上路了!回來我再和你敘舊!”

寧孟拿了包袱,秒秒鐘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黎明到來的時候,寧孟已經到了山下的集市上了。選一個小餛飩攤兒,坐下來喝個湯,吃個飯。

山下的生活,并不像寧孟想的那么熱鬧,或者是因為地處偏僻的原因吧,人口相對來說稀少,原本是想早一點兒到山下來了解點兒有用的信息的,看來是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機會了。

不過話說寧孟也是已經十三四年都沒有到過山下來的了,初次見到生人還是有點興奮的。

“這位公子,您是從山上來的?”餛飩攤也不怎么忙,看攤的小老頭看寧孟長相不俗,一看就不是這山下的孩子,再看那一身兒上好綢緞的衣裳,再看他的談吐就知道他必然是玉龍山上的貴人。

“是山上下來的,學成下山歷練的。”寧孟笑著回答;“老先生也知道山上的事情?”

話說惡磨教是在深山中的,山上的猛獸不少,還有布下的五象八卦陣,修為差點的人一般是摸不到總壇的大門的。總壇中的人有嚴格的規矩不能擾亂百姓的生活;平時不出任務的時候教中多半人都選擇在練武場上打熬自己,所以教眾和山下的人沒有太多的交集。寧孟倒是沒有想到,一個擺混沌攤的老先生竟然還知道她是山上來的。

“那玉龍山上有個厲害的惡磨教誰不知道呀,專出有本事的人物,專門做好事兒!”老頭朝著寧孟豎著大拇指。

老先生一邊說著,還從鍋里又舀了一勺子高湯添在了寧孟碗里。從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來,他是確實仰慕山上的英雄的。

“看您話說的,我們也沒有做什么!”雖然寧孟是確實覺得惡磨教是個有本事的地方,而開始被老先生這么一頓夸獎,讓她覺得怎么有點兒無功不受祿的意思呢?

話說,惡磨教地處深山,為了不被打擾,總壇的四周都是有陣法的;一般人能夠進入惡磨教范圍的人不算多,也不知道老先生是怎么感受到惡磨教的深厚底蘊的。

“你這就謙虛了不是?哪一回遇上旱澇的災害,不都是咱們惡磨教幫著老百姓度過去的?”老頭很認真的說,語言中帶了不少的感激之情。

寧孟使勁想使勁想才想起來,在她記憶中,也就有那么一兩回,聽說是鬧了饑荒,他師父確實出了銀子讓人從別的地方買了些米回來暫時借給了百姓們。可是那也不是白給的呀,拿走了多少來年又還回來多少,惡磨教不過是出了點兒路費。當然他也明白師傅的用心,一碗米養個恩人一斗米養個仇人,為了不做出力不討好的事情,所以才那么整的,不過她倒是沒有想到,人家一老先生還真的就將恩情記得這么牢靠。寧孟不得不從心里開始敬佩自己家的師傅大人,果然姜還是老的好使呀。

吃飽喝足,帶上對自己那個便宜干爹的認同,準備繼續踏上“蛻變成老姜”的旅程。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異世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