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獨寵嬌憨小夫人

更新時間:2020-03-31 23:08:45

獨寵嬌憨小夫人 連載中

獨寵嬌憨小夫人

來源:微閱云 作者:夏侯微微 分類:穿越 主角:元寒,夜琉云

作者夏侯微微最新佳作《獨寵嬌憨小夫人》堪稱穿越中的精品。書中夏侯微微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元寒夜琉云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獨寵嬌憨小夫人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人,尸體抬來了,只是這尸體已經發了臭……”

還未等那外面急匆匆跑來的捕頭話說完,眾人只聞到一陣惡心味飄散而來,充斥著每個人的鼻息,眾人紛紛捂住口鼻退后,能退多遠是多遠。

唯有夜琉云,是滿臉欣喜轉身看去。

尸體是用草席包裹,由兩個差役抗著走來,夜琉云皺了皺了眉,隨即上前就到。

“行了,放在這吧,這敞亮些。”

王昌無所謂的擺擺手,臉上神情古怪,恨不得立即就走。

“放下吧放下吧,捕頭,你再去找個會驗尸的!”

仵作整日與死尸打交道,在北燕開國就是jian職,除了家里揭不開鍋也沒人會去做,不過在這鄉下也還是有懂驗尸的人,說不上是仵作,有另一個叫法——刑堂。

夜琉云頭也沒抬,一邊挽起長袖,一邊開口。

“不必找了。”

未等他人說話,夜琉云抬手朝著銀朱伸去,銀朱立即明了,從腰間大口布口袋中分別拿出了手套、香、小刀,依次遞去。

夜琉云接過,低頭在草席讓插香,表現的極其安靜。

可旁邊人卻看的呆了,特別是那些看戲的群眾,想看又不敢看的在遠處伸長著脖子。

香燃,女子起身,對著尸體就是一拜。眾人的目光順著她接下來的動作,落在了那散發著臭味的草席上。

她雙手伸出,將染了泥土的草席一翻。

緊接著,眾人倒抽一口冷氣,前排的看客紛紛轉頭,有甚者竟然還跑到一旁干嘔起來,就連見慣人命案子的王昌都皺眉,恨不得逃離這個陰森地方。

尸體穿著一身潔白衣衫,部分位置已經開始腐爛,臉部明顯腫脹,猶如脖子上的那條紅痕是十分醒目,黑紅發干的皮肉翻卷,像極了往日里在安陽縣城客棧中吃的黑牛肉,讓人一看胃里就翻江倒海。

可夜琉云盯著尸體上下一看,腦中卻忽地浮現出了兩個字,釋然。沒錯,此人死的很是安詳,平靜。

陸氏應是傷心,在尸體暴露在人前時就已經轉過身去,隱約傳來幾道抽噎。

夜琉云嘴角笑意漸濃,心卻涼了一半。

“銀朱,記。”

銀朱立即應是,從布包中掏出一個小本子。

“死者,男性,身高五尺到六尺之間,中等胖瘦,眼球未現紅白小點,四肢半彎,雙手緊握,已出現局部痙攣,初判,死前禁受了非一般的折磨,因暴力所致窒息而亡。”

夜琉云這話一出,有人不樂意了,便是那衙門捕頭。

“暴力?你是說秀才是被人打死的唄,可大家.伙都是看的明明白白,之前秀才是被吊在家門口樹上,當時已經是沒了氣息。”

之前李大夫也是說過這人并非吊死,可秀才夫人咬定是秀才吊死,其他人又有誰信啊,衙門連李大夫的話都不相信,更何況是這小小女子。

夜琉云輕瞥那人一眼,微皺眉頭,似乎極為不悅,隨即她淡淡吐出兩個字。

“聒噪。”

不等捕頭暴怒,夜琉云一手放在死者喉間,用力一壓。

很快,驚悚的一幕發生了……那原本沒了生息的人臉上,竟然有液體從鼻孔、嘴角、以及耳洞中流出,液體呈暗黃色,有些粘稠,看起來讓人感覺惡心至極。

“按動脖頸,臉部耳口鼻皆有水溢出,證明此人生前與水必有接觸。”

女子說罷,絲毫未停歇,再將手伸去死者腹部,又是一按。

“嗯,腹部腫脹,積水無誤,再斷,此人死于落水,與上吊無二干系……”

夜琉云面色不改,這樣站著,身姿挺直,明明是個十幾歲的姑娘,身上氣度卻已是不凡。讓人只看一眼便不敢再看。

陸氏聞言便是急了,也顧不得王昌黑紅轉變的臉色,直接站出來就指著夜琉云罵道。

“你這個黃毛丫頭,屁事兒不懂,在這里胡說什么,我相公分明是吊死,你們這兩爺孫非要說溺死,怎么!你是和我家有仇是吧!”

夜琉云眸光流轉暗芒,對著王昌道。

“王大人,無論是死者喉嚨口卡著的水草,還有他指甲縫中的黃泥沙,都充分說明他死在河中。至于脖子上的紅痕,單單從位置上來看,便可知這是偽造。如若不信,大可一試。”

王昌見這夜琉云是鐵了心的要救李大夫,又想了想自己后院的那一堆多年來積攢的民脂民膏,心想可不能為了陸氏一點點的蠅頭小利便丟了烏紗帽,思量再三,他還是點頭。

“嗯,需要些什么,本官……”

夜琉云微微一笑,直接道,“不用。”說罷隨手從腰間解下自己的外衣帶子,便朝著陸氏道。

“秀才夫人,可否幫個忙?”

陸氏抿抿唇,雖想拒絕卻又覺得自己這般有些欲蓋彌彰,便道。

“好,幫什么忙。”

夜琉云眸低笑意更甚,猶如漆黑如墨的夜空,深不見底。

她直接伸手一扯手中布帶,繞了彎纏在了陸氏脖子上,這動作極其突然,直接把陸氏嚇了一大跳。

“你這是要干什么,快拿開這玩意兒。”

四周看戲的百姓紛紛瞪大雙眼,皆是一臉的驚駭和不明所以。

連李大夫都嚇了一大跳,開了口道。

“云兒,你可莫做傻事啊!”

夜琉云沒有放手,而是直接加大了力度,將手中布帶勒在陸氏喉間。

“怕夫人還有疑問,那我還是事先解釋個明白吧,因為人體位置的關系,死前勒出的痕跡和死后偽造的根本不同,至于為什么不同,還是讓夫人親自感受一下吧!”

話音剛落,陸氏便發出了一道殺豬般的慘叫。

“啊!不要,不要!”

夜琉云語氣哀戚,“夫人還是試一試吧。”

“不要!不要啊!”

最后一句,夜琉云是直接吼出來的。

“呵!當初你殺自己相公的時候有想過今日嗎?”

而伴隨著她這句話的,還有陸氏被丟棄在地上時發出的響聲。

事態發展太快,在場眾人還未反應過來,這陸氏怎么就成了殺人兇手。

陸氏臉色惶恐,尖聲厲呵。

“我沒有!我沒有殺他,他可是我的夫君啊,我怎么可能殺他?”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腹黑
  3. 穿越種田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吉林快3第三位遗漏值尾走势图 新股如何申购买入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走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多乐彩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北京快乐彩8 广西体彩11选5玩法 期货配资是正规的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图 七星彩什么时候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 股票指数是什么作用 广西快3 淘宝 广东快乐十分 走势图 007真人博彩公司